当前位置: 首页 > 鲈乡审判 > 调研报告
【调研报告】吴江法院商标权司法保护报告2019
  发布时间:2019-06-11 13:34:26 打印 字号: | |

为实施最严格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进一步打击商标侵权行为,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吴江法院对2012年至2018年期间审理的商标权案件进行梳理分析,总结近年来商标权案件的特点、类型、原因及难点问题,以明晰商标权利边界,提高公众的商标意识,严厉制裁商标假冒及恶意仿冒行为,为创新经济发展提供高质量的司法保障。

    一、商标权案件审理情况

    1、收结案情况

    2012年7月至2018年12月31日,吴江法院共受理涉商标民事案件406件,行政案件5件,刑事案件12件;审结涉商标民事案件404件,行政案件5件,刑事案件 11件。在审结的涉商标民事案件中,以判决方式结案145件,判决率35.89 %;撤诉153件,调解101 件,调撤率62.87%;其他方式(包括移送、按撤诉处理等)结案5件。

    2、案件类型

    吴江法院始终坚持知识产权“三合一”审理模式,审结的商标权案件涵盖民事、行政、刑事三个领域,不仅包括仿冒纠纷、商标许可使用合同纠纷等民事案件,还包括不服工商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案件,以及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等刑事案件。

    3、涉及的主要商标

    随着企业商标及品牌意识的增强,众多知名品牌比如“小米”、“蓝月亮”、“洋河”、“中华”、“金利来”、“六神”、“鲍师傅”、“小龙坎”、“如家”、“德尔”等都采取维权行动,或向法院提起商标侵权诉讼或向公安、工商部门举报投诉,被诉的仿冒产品涉及百姓的吃、穿、住、用、行等各个方面。

    二、商标权案件的特点和原因分析

1、商业维权案件占比大

出于知识产权维权专业性及经济成本的考虑,商标权人通常选择委托专业的知识产权代理公司处理维权事宜,代理公司在一定区域内进行市场调查,测定侵权规模,评估可能获取的赔偿金后,向商标权人买断该区域的维权权利,随后委托律师公证取证、出庭诉讼,所获赔偿由商标权人、代理商和律师按约定比例分成。2012年至2018年期间,吴江法院共受理商业维权案件307件,占所受理商标侵权民事案件的75.62 %。

    2、中小超市成为被诉主要对象

    随着城市内大型连锁超市的普及,假冒品牌商品的市场逐渐转向乡镇、农村、城乡结合部等区域的中小超市,上述区域成为商标侵权的重灾区。在吴江法院受理的商标侵权民事案件中,被告为中小超市的案件占八成,部分超市甚至多次成为被告。造成上述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乡镇、农村的消费层次不高,经营者进货审查不严格,缺乏对假冒商品的辨识能力;另一方面是因为个别经营者心存侥幸,明知假冒产品仍然进货销售,牟取不当利益。

    3、商标侵权与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存

    商标法以赋予商标专用权的方式对商标权进行正面保护,反不正当竞争法以制止不当行为的方式保护利益。司法实践中,部分侵权者不仅侵害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还在企业名称、商品包装装潢、广告宣传等方面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吴江法院受理的康成投资中国有限公司诉吴江区域内18家超市系列案件,北京四季沐歌公司诉苏州四季沐歌管业公司案件,公牛集团公司、慈溪公牛公司诉苏州公牛照明公司案件,北京爱亲公司诉吴江市盛泽镇爱亲精品母婴生活馆等案件,原告都主张被告同时存在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请求法院对上述侵权行为合并处理。

    4、调撤率较高,但调解难度大

    证据保全公证是权利人主张侵权行为的主要证据,因为此类证据的证据效力较高,如果被告对侵权事实不持异议,双方一般都愿意选择和解处理。尤其是商业维权案件,法律关系相对简单,双方一般没有深层次的其他矛盾,都有较好的调解基础。但随着被诉次数增加,部分经营者对商标权人的维权诉讼与知假买假诉讼产生混淆,开始出现互相抱团抵触诉讼的现象,给调解带来较大难度。

    5、法定赔偿确定判赔数额比例高

在确定被告侵权判赔数额的问题上,虽然商标法规定了多种损失计算方式,甚至还包括惩罚性赔偿制度,但吴江法院在审理的商标权案件中几乎都适用法定赔偿的方式酌定赔偿数额,最低为几千元,最高为35万元。造成上述现象的主要原因在于权利人举证不能或怠于举证,为了诉讼方便,不向法院提供其因侵权遭受损失的证据,或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利益证据,导致法院只能大量适用法定赔偿方法。

6、恶意抢注商标,滥用商标权的现象出现

“注册即获得合法授权”的理念以及市场利益的驱动下,大量的商标申请人并不以商业使用为目的注册商标,而是故意注册具有第一含义的词汇作为商标,不正当地占用公共资源。吴江法院审理的新胡公司诉睿合公司侵害商标权案件中,新胡公司在市场上普遍使用“奥斯”、“雅思利”、“奥利芬”等词汇用于指明某种特定规格、种类布料的情况下,于2013年至2017年期间,大量注册包括“奥斯”、“雅思丽”、“奥利芬”以及“亚克力”等英文音译词汇作为商标,并以睿合公司在商品宣传中使用“奥斯”、“雅思利”、“奥利芬”等词汇为由主张商标侵权并要求赔偿。

7、刑事案件中缓刑适用率较高

知识产权刑事司法保护是知识产权保护的最后一道防线。缓刑适用有利于提高刑罚执行效率,节约司法资源。吴江法院审理的商标权刑事案件中,由于大部分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危险,且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故法院选择适用缓刑。但根据《刑法》第七十二条以及《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等法律和司法解释相关规定,对因侵犯知识产权被刑事处罚或者行政处罚后再次侵犯知识产权构成犯罪的,或不具有悔罪表现,或拒不交出违法所得以及其他不宜适用缓刑的,一般不适用缓刑。

    三、商标权案件中的突出法律问题

1、商标性使用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强调商标性使用,体现了商标及商标权的本质,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必须是在商业标识意义上使用相同或近似商标的行为,必须是将该标识作为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商标来使用。判断是否构成商标性使用,可以从以下方面进行考量:1.使用场所,即是否用于商业活动;2.使用意图,即是否为了说明商品或服务的来源;3.使用效果,即是否能达到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效果。前文所述,吴江法院受理的新胡公司诉睿合公司侵害商标权案件中,法院在综合考虑以上因素并结合涉案注册商标知名度的情况下,认定睿合公司的使用行为并不构成商标性使用,故判决驳回新胡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2、商标与字号的冲突问题

商标与字号是通过不同的取得途径所获得的标志权利,上述权利分属不同标志序列,在实际行使权利的过程中可能产生冲突和抵触。解决商业标识权利冲突问题,应坚持以下原则:(一)诚实信用原则,该原则是所有涉及民事权利保护的法律的基本原则,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对此也做出明确规定,“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在追求自己利益的同时不损害他人和社会利益。(二)保护在先原则,指在商业标识冲突时,首先保护的或者应当受保护的是在先合法取得商业标识权利的人的商业标识权利。(三)知名度原则,并非任何在先商业标识都可以获得保护,只有实际具有识别营业主体或商品来源,且为一定范围的相关公众所知晓的商业标识,才能在商业标识冲突中获得保护。

3、合法来源抗辩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司法实践中,大部分销售者都援引该条规定提出合法来源抗辩。法院在具体认定时主要考虑以下两个条件:(一)销售者主观上不知道所售商品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此处的“知道”包括明知和应当知道,即销售者作为市场经营主体,对所售商品应具备一定程度的审查义务。关于销售者是否“知道”的主观心理状态判断,可以结合商品价格、商品质量等客观事实行为和销售者的认知能力进行综合认定。(二)所售商品有合法进货渠道,且能说明提供者。销售者应提供商品交易过程中的正规进货单、交易凭证、上游销售者的营业执照等证据证明其商品来源,法院根据个案不同情况进行认定。

4、侵权判赔数额问题

商标侵权纠纷中赔偿数额的认定一直是审理难点。虽然司法实践中权利人普遍选择法定赔偿方式索赔,但法院在适用法定赔偿时仍应考虑以下因素:(1)请求保护商标的知名度;(2)侵权者的主观过错程度;(3)侵权商品的价格及销售数量;(4)侵权持续时间及规模。同时,法院可以引导权利人积极举证,提供权利人损失、侵权人获益或商标许可使用费等相关证据,在权利人尽力举证后,可以视案件情况责令侵权者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等,对恶意侵害商标权情节严重的,适用惩罚性赔偿,充分利用法律规定的多种方式确定赔偿数额。

5、刑事案件中非法经营数额的认定问题

非法经营数额是指行为人在实施侵犯知识产权行为过程中,制造、储存、运输、销售侵权产品的价值。《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已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按照实际销售的价格计算。制造、储存、运输和未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按照标价或者已经查清的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平均价格计算。侵权产品没有标价或者无法查清其实际销售价格的,按照被侵权产品的市场中间价格计算。”据此,在实际销售价格可以查清的情况下,应以此认定非法经营数额,不应直接按照被侵权商品正品的市场零售中间价格计算。

四、加强商标权司法保护的主要举措

1、注重商标法律宣传,服务创新经济发展

牢固树立“审判员也是宣传员”的理念,积极开展新闻发布会、“微竞赛”、集中宣判等活动。2018年,吴江法院举办《吴江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现状及经营风险防范——企业知识产权法律风险典型案例解读》的法制讲座,以典型案例分析的方式向20余家创新企业人员、律师以及太湖新城200余家企业宣传知识产权法律知识,提示法律风险,提升了相关企业创新发展意愿和风险防范水平。

2、定期发布知识产权保护典型案例

2018年4月26日,吴江法院与吴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保护知识产权,共助创新发展”为主题召开发布会,双方通报2017年知识产权审判及执法情况,并从司法审结和行政处结的知识产权案件中筛选出涉及商标权等领域的十大典型案例向全社会集中发布,增进了人民群众对知识产权工作的了解,提升了市场主体的知识产权保护及风险防范意识。

3、制发《企业知识产权法律风险提示书》

通过梳理近年来审理的知识产权案件,全面归纳总结企业经营与治理过程中可能面临的知识产权法律风险,精心制作《企业知识产权法律风险提示书》,明确提出合理建议和风险提示,以增强企业风险防范意识,更好服务企业创新发展。2018年共向辖区近200家企业发出风险提示书,受到企业普遍欢迎,也得到上级法院的肯定。

4、首次发布知识产权刑事禁止令

在审理被告人徐某假冒注册商标一案中探索向被告人徐某发出《知识产权刑事禁止令》,禁止被告人徐某在三年内从事相关电源线、插头的生产经营活动。该文书简洁明了,极大提升了刑事禁止令的执行效果。经考证,该举措在知识产权刑事审判中尚属全国首例,《江苏法制报》、《江苏经济报》对此进行了报道,并被苏州市委信息办录用。

5、制发《知识产权民事案件风险提示书》和《知识产权行政案件举证须知》

为方便当事人参与诉讼活动,以通俗易懂的语言对知识产权民事案件中管辖、送达、举证、抗辩、公证、缺席裁决、调解、上诉以及执行等法律事项进行释明,促使当事人积极行使诉讼权利、履行诉讼义务。结合知识产权行政案件的特点,明确双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规范和引导双方当事人在诉讼程序中尽量回归客观事实,以进一步提升知识产权行政案件的审判质效。

6、向行政机关发送司法建议

就司法实践中常见的商标与字号冲突问题,向吴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出《关于从源头治理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司法建议》,提出在企业名称核准规则上融入知识产权保护的理念,加强对企业名称注册登记领域不正当竞争行为的预防,该司法建议得到吴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积极回应。

五、结语

商标作为凝聚经营者商誉的重要知识产权资源,是企业竞争的重要武器,保护商标专用权就是保护企业的生产力。作为司法者,法院应充分发挥司法保护知识产权的主导作用,通过合理界定商标侵权边界、适当提高侵权判赔数额、严惩知识产权犯罪等方式,保护企业的合法权益,保障经营者公平参与市场竞争,为经济繁荣发展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