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办案手记
法官手记|从对立到释然
  发布时间:2020-09-09 15:46:14 打印 字号: | |

对立释然


调入执行局工作两年有余,我协助承办的案件,也已接近九百件。在这段时光里,我遇到的纠纷矛盾各式各样,但共同点是,执行现场总是剑拔弩张。要说审判法庭是维护公义的殿堂,那么执行现场就是挥舞利剑的战场。

一位投身执行工作多年的老法官曾对我说:“把握住当事人心理,控制好执行现场,案件就成功了一半。”那时似懂非懂,而如今真正接触案件,这句话让我深有感触,更是奉为圭臬。

记忆拉扯到一个下午,电话里传来焦急的询问声 :“法官,卖方还是不搬,我来同里镇工作十几年了,花尽积蓄买的房,现在却连房门都进不去!”这是一个新案子,与申请人焦急万分的心情不同的是,被执行人安静得离奇。我深知缄默绝对不是配合,而是在逃避,甚至是在酝酿“良计”。

执行之初,我连续几天给被执行人拨打电话、发送短信,一直无人回应。初次调查时,不出意料,我们吃了个闭门羹,还发现审理过程中张贴在门口的传票仍在。房产中介告诉我们,被执行人办理网签后,便突然销声匿迹,一次在路上意外相遇,被执行人竟然扭头就跑。后来,我去审理法官处了解情况,得知被执行人始终在刻意回避。针对当事人这种“鸵鸟式”态度,我们决定适时采取强硬措施,进行必要警示。强制力不仅是兑现权利的措施,更是法律的生动诠释。

执行过程中,我们前往案涉房屋张贴执行公告,责令当事人限期腾空房屋,同时还在门框上安置了小型电子封条,实时记录大门开启情况,以此掌握居住人生活规律。但是期限届满后,当事人仍然对执行公告熟视无睹,于是我们决定来个“瓮中捉鳖”。

敲门许久,没有传来开门的动静,传来的却是相继关闭电器的声音。两道老式门拦在面前,外铁门还有些铁锈,无法直接破锁,只能强制拆除。在开锁匠哐哐的敲打声中,我尝试着去揣度屋内被执行人的心情,他的紧张不难想象。

“法官,除了两道锁,里面还有插梢”,开锁匠说道。这时,插梢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了,却是被执行人心中对抗法律的一道防线。再次敲门警告无效后,我们控制力度合力撞开了大门。破门进屋后,映入大家眼帘的是安静地坐在门旁长椅上的被执行人,莫名冷静。在我们表明身份后,他更是礼貌地邀请我们坐下。但是,从他语无伦次的言语中,我触碰到了他的胆怯和慌乱。那个下午,我站在他面前讲了很多话,释明着卖房者义务和民事诉讼义务,更是给这位比我年长的人,讲了许多为人处世的道理。在他闪烁的眼神中,我写下了依法传唤的传票,要求他来法院陈述详细情况。

后来,在一个炎热的下午,我收到了一张情况说明,密密麻麻的文字,控诉着自己的不满,倾诉着自己的要求。送来情况说明的是被执行人的妻子,她说先生生病了,情况说明是他们思虑再三写下的。他们为这个房子耗尽了精力,而且现在的情况不是他们不想搬,而是申请人贷款审批晚了。女人激动地说着自己的想法,满腹委屈。我让她看看站在一旁的买受人,这个男人,难道过得容易么?他已经还贷大半年了,却始终进不了门,还在外租着房子,他不止一次地说自己快要撑不住了。我的心情也非常复杂,告诉他们,将心比心,就没有想不明白的事,没有化解不了的矛盾。

那天过后,被执行人的妻子表示会配合我的工作,但是,事情远远没有如此简单就能够解决。为了五百元执行费,她跟我争执了一个礼拜,下班后连连打我电话成了家常便饭;在搬离过程中,她因身体原因生病住院而没有交付房屋,出院后更是将生病归咎于卖房这件事,不再配合我们的工作。兜兜转转,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又是一个下午,热烘烘的夏风吹着我的脸。我带着一张预处罚决定书,再次前往案涉房屋。我不得不再次面对这对难缠的夫妻,告诉他们义务不会随着你心情变化而变化,法律是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盾牌,也是惩罚违法当事人的利器。

“法官,我们搬了,是不是就不会罚款了?”被执行人突然的一句询问,让我再次感受到了他内心深处的胆怯。“惩罚不是目的,而是告诉你们,无论是合同义务还是法定义务,都是不能逃避的。认识到错误,并按照通知书限期履行义务,就不会受到处罚。”我平静地告诉他。法官的叮嘱有时不仅是一份关心,更能带给当事人一份释然。最后,他们同意交付房屋。

交接房屋那天,我说话很少,他们说话很多。我第一次听到买受人叫被执行人妻子“阿姨”,她带着他在房子里转了好几遍,叮嘱着他热水器该如何使用,提醒着他使用煤气时应该注意安全。看到眼前这一幕,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案结事了”。

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切实体会到了执行工作的难度。要熟知法律,用法律来指引方向;要深谙人情世故,以理服人;要有魄力和经验,镇得住现场,定得住人心;要了解申请人切实需求,急当事人所急;要把握被执行人心理,想当事人所想;要文明执行,心中有法;要善意执行,心中有民。而我知道,我需要注意、要学习的远不止这些。我的执行生涯还刚刚开始,未来的路上,还有许多的未知等着我去领悟、去发掘、去体会。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