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法院动态
我院论文获中国破产法论坛征文一等奖
  发布时间:2021-09-07 14:48:49 打印 字号: | |

    9月4月至5日,第十二届中国破产法论坛在北京召开。我院课题组撰写的《论我国个人破产免责制度的构建——以自然人被执行人案件情况为视角》一文,从全国700多篇投稿文章中脱颖而出,获评论坛征文一等奖。

    本文主要结合我国现有社会状况、制度基础,以及相关地区或法院探索的类个人破产工作实践,借鉴域外立法经验,就如何具体设计我国个人破产免责制度提出建议。

第一,应结合诚信现状、个人破产立法所处的不同阶段,动态平衡好债权人的清偿利益与债务人的人权利益。第二,免责制度的适用对象应限于“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破产程序启动前存在欺诈性、不守信行为或在破产程序期间不履行法定义务的债务人,不予免责;免责裁定或决定作出后,发现债务人存在不诚实行为骗取免责的,撤销已经给予的免责;“非市场背景”下的债务、以公共价值为导向的债务、保障基本公平的债务,属于不能免责债务。第三,对于清算免责,在个人破产免责制度设立初期,我国仍应坚持设置最高为三年以上五年以下的免责考验期,并根据清偿比例的高低确定具体的免责考验期,同时坚持许可免责模式。另外,对于有未来预期收入的债务人,通过引入用其未来收入偿还一定数额的债务后才能获得免责的规则,间接地强制其适用个人重整程序。第四,应区分商自然人与消费者(含营业规模和经营范围小的个体工商户等商自然人)设计不同的个人重整程序,消费者重整程序应更加简易、快捷、经济;同时应引入预期可支配收入标准或最低清偿额标准,作为清算价值保障原则的重要补充,以保障债权人期待利益、防止债务人的道德风险。第五,从制度供给的角度考虑,和解程序可予保留,但若仍适用债权人多数决标准,则应将适用主体限定于未来没有收入的债务人。现阶段,可先采用深圳的“庭外和解+法庭确认”模式,或将庭外和解前置限定于债务总额较小、债权债务关系简单的债务人,等待条件成熟后,再将庭外和解作为个人破产程序的前置程序。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