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鲈乡审判 > 审判实务
对劳动争议案件中涉及仲裁的几个问题的探讨
作者:姚松杰  发布时间:2012-08-14 12:29:57 打印 字号: | |

       2007年12月29日,我国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于2008年5月1日起施行。该法规定了劳动争议案件仲裁前置的程序,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对此也出台了相关指导意见,规范了劳动争议案件的仲裁和审理工作。但审判实务中,在涉及劳动仲裁方面仍然发现不少新的问题,笔者就此作一探讨,以求教于前辈和同事。

 

       一、当事人在劳动仲裁期间对自己权利做出处分的意思表示,是否应认定为对其诉讼权利的处分?

 

       劳动争议有仲裁前置的程序,在实务中常常遇到当事人在仲裁期间对自己的权利做出处分的意思表示,而在诉讼中,该当事人却变更或否认在仲裁期间的意思表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仲裁期间对自己权利处分的意思表示是否可以认定为对其诉讼权利的处分?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该条是对当事人处分原则的规定。在不违背法律的情况下,当事人的处分权包含对自己享有的民事程序权利和民事实体权利进行处分。程序权利如起诉、撤诉、对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是否申请强制执行,是否在执行过程中和解等;实体权利如原告可以变更自己的诉讼请求,被告也可以反驳原告的诉讼请求,可以对原告的诉讼请求进行反诉,双方当事人可以和解。民事诉讼上的处分权是与民事诉讼相关的诉讼法上的权利,而在劳动仲裁阶段,民事诉讼程序尚未启动,因此,当事人在仲裁期间对自己权利处分的意思表示在诉讼阶段不宜认定为对其诉讼权利的处分。

       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苏中民一终字第2331号民事判决书明确支持了这一观点。该判决书是关于李辉斌与苏州宗宗金属工艺饰品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案,该案中原审法院将宗宗公司于劳动争议仲裁期间对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意见认定为用人单位的权利处分,并以此作为经济补偿金一项的判决依据。由于宗宗公司在仲裁期间的意思表示不符合劳动法律法规,且其在一审中已按劳动法律法规作出了新的意思表示,故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按劳动法律法规的规定作出了改判。(2008)苏中民一终字第2331号民事判决书中写道:“苏州宗宗金属工艺饰品有限公司在劳动仲裁阶段作出的相关意思表示与劳动法律法规不合,其在一审庭审答辩时已明确表示‘公司愿意支付99年以前每年一个月的薪酬和08年以后的半个月(薪酬)’,不宜认定为其自认处分相关民事权利,故本院对苏州宗宗金属工艺品有限公司相关上诉请求依法予以支持,并对原判结果作出相应调整。”

 

       二、当事人对终局裁决不服,用人单位申请撤销,劳动者起诉后又申请撤诉,如何处理?

 

       2008年5月1日起施行的《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是关于仲裁裁决一裁终局的新规定:“下列劳动争议,除本法另有规定的外,仲裁裁决为终局裁决,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一)追索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不超过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十二个月金额的争议;(二)因执行国家的劳动标准在工作时间、休息休假、社会保险等方面发生的争议。”“除本法另有规定的外”,实际上是指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劳动者对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条规定了只有劳动者对上述四种案件的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用人单位则没有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权利。用人单位的权利救济途径体现在第四十九条:“用人单位有证据证明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仲裁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一)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的;(二)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无管辖权的;(三)违反法定程序的;(四)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五)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六)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索贿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人民法院经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决有前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撤销。仲裁裁决被人民法院裁定撤销的,当事人可以自收到裁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就该劳动争议事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为正确适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制定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若干问题的意见》,该意见第十六条规定:“当事人对终局裁决不服,劳动者向基层人民法院起诉,用人单位向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的,中级人民法院应当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应裁定终结诉讼。基层人民法院审理劳动者不服终局裁决的诉讼中,对用人单位申请撤销的抗辩应当一并审理。”该规定目的为简化诉讼程序,节约双方当事人的诉讼时间,同时避免判决的可能冲突。

       但是在实务中,却出现这种情况:当事人对终局裁决不服,用人单位申请法院撤销该劳动仲裁裁决,劳动者起诉,法院依该规定终结了申请撤销劳动仲裁裁决纠纷一案。在劳动者不服仲裁裁决一案审理过程中,劳动申请撤诉,若法院裁定撤诉,则用人单位丧失了救济途径。《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宣判前,原告申请撤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人民法院裁定不准许撤诉的,原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以缺席判决。”因此,法院可以征求用人单位的意见,如果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申请撤诉无异议,则法院可以裁定撤诉;如果用人单位认为劳动者撤诉会影响到用人单位的诉讼权利,为平衡双方的诉讼救济机会,人民法院则可裁定不准许撤诉,继续审理。至于审理的重点是仲裁裁决的程序问题还是实体问题,由于劳动者起诉后,仲裁裁决书已丧失效力,因此审理的重点应是实体问题,即事实的查明和法律的适用。

 

       三、劳动仲裁裁决中存在未就低于最低工资标准12个月金额的分项裁决说明为终局裁决的情形,这种情况下,如果用人单位起诉,是否按“一裁终局”处理?

 

       关于“一裁终局”的理解,《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三条规定:“劳动者追索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金或赔偿金的劳动争议,其仲裁请求涉及数项,分项计算数额不超过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十二个月金额的,仲裁裁决为终局裁决。”第十四条规定:“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同时具有终局裁决和非终结裁决事项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应当分别对终结裁决与非终局裁决事项作出裁决。”但实际中劳动仲裁裁决中存在未就低于最低工资标准12个月金额的分项裁决说明为终局裁决的情形,这种情况下,如果劳动者起诉,根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劳动者实际不受“一裁终局”的限制,因此,仲裁裁决是否分项裁决说明,仲裁裁决书都不产生效力,法院可照常审理。而如果用人单位起诉,是否应按“一裁终局”的情形处理呢?

       劳动争议仲裁虽然具有准司法的作用,但从性质上看,它是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依法居中公断的执法行为,仲裁裁决并不具有最终解决争议的效力。因此,是否为“一裁终局”的情形,法院有最终的司法审查和决定权,而不应局限于仲裁裁决中是否存在就低于最低工资标准12个月金额的分项裁决说明为终局裁决。

       再从“一裁终局”制度的立法目的来看,该制度体现了法律对劳动者的倾斜保护。对于“一裁终局”的仲裁结果,赋予了劳动者较大权利,而对于用人单位则有十分严格的条件。在仲裁环节规定部分案件实行有条件的“一裁终局”,使部分案件不必再走完劳动争议处理的全部程序,避免了用人单位恶意诉讼,拖延履行自己应承担的责任。按此立法目的,不管仲裁裁决中是否存在就低于最低工资标准12个月金额的分项裁决说明为终局裁决,法院都可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江苏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三条规定依法审查确定。

 

       四、小结

 

       (一)当事人在仲裁期间对自己的权利做出处分的意思表示,不宜认定为对其诉讼权利的处分。

       (二)当事人对终局裁决不服,用人单位申请法院撤销该劳动仲裁裁决,劳动者起诉,法院依照《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六条规定终结了申请撤销劳动仲裁裁决纠纷一案。在劳动者不服仲裁裁决一案审理过程中,劳动申请撤诉,法院可以征求用人单位的意见,如果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申请撤诉无异议,则法院可以裁定撤诉;如果用人单位认为劳动者撤诉会影响到用人单位的诉讼权利,人民法院则可裁定不准许撤诉,继续审理。审理的重点应是实体问题,即事实的查明和法律的适用。

       (三)劳动仲裁裁决中存在未就低于最低工资标准12个月金额的分项裁决说明为终局裁决的情形,这种情况下,如果用人单位起诉,是否按“一裁终局”处理,法院可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三条规定依法审查确定。

来源:吴江法院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