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鲈乡审判 > 审判实务
浅谈我国民事诉讼举证时限制度
作者:张有顺 吴孙克  发布时间:2012-08-14 12:32:22 打印 字号: | |

 

       一、关于举证时限制度的主要内容

 

       举证时限制度是指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应当在与对方当事人协商的期限内或人民法院指定的期限内,提出证明其主张的相应证据,以及逾期不举证则承担证据失权法律后果的一项民事诉讼期间制度。2001年12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其第34条规定:“当事人应当在举证期限内向人民法院提交证据材料,当事人在举证期限内不提交的,视为放弃举证权利。对于当事人逾期提交的证据材料,人民法院审理时不组织质证……”该条款确立了我国的举证时限制度。

       根据《证据规定》第33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送达案件受理通知书和应诉通知书的同时向当事人送达举证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应当载明举证责任的分配原则与要求、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调查取证的情形、人民法院根据案件情况指定的举证期限以及逾期提供证据的法律后果。举证期限可以由当事人协商一致,并经人民法院认可;如果当事人没有就举证期限达成协议的,则由人民法院指定举证期限的,指定的期限不得少于30日,自当事人收到案件受理通知书和应诉通知书的次日起计算。

       根据该条的规定,举证期限有两种产生方式:一是当事人协商一致并经人民法院认可,当事人可以自行协商确定举证期限。当事人协商确定的举证期限,应当经过人民法院认可才能作为本案的举证期限。只有经过人民法院认可,当事人约定的举证期限在诉讼中才能具有拘束力。但本条并未规定当事人协商确定的举证期限时间限制,实际上交由主持准备程序的法官自由裁量。实践中对其时间限制应结合案件审理期限与举证难易来确定,既不能不切实际,又不能过长而导致诉讼迟延。二是人民法院指定举证期限。为了充分保障当事人的证据权利,由人民法院指定举证期限,指定的期限不得少于30日,由主持本案准备程序的法官自由裁量。

       如果人民法院组织当事人进行证据交换的,根据《证据规定》第38条第2款的规定,交换证据之日举证期限届满。当事人申请延期举证经人民法院准许的,证据交换日相应顺延。

       另外,《证据规定》第34条第2款又规定,当事人增加、变更诉讼请求或者提起反诉的,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但是,针对有些案件在审理过程中,当事人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性质和民事行为的效力与法院根据案件事实作出的认定不一致的情形,《证据规定》第35条规定,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的不受上述期限限制,这种情况下法院也有告知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的义务。对于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的,法院应当重新指定举证期限。

 

       二、关于证据失权和新的证据

 

       证据失权是指当事人因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行使提供证据权利的要件,不得向法院提交该证据,即使提交的该证据也不得作为裁判根据的一种制度,实质是当事人就相关事项丧失了证明权利。根据《证据规定》第34条的规定,当事人超过举证期限不提交证据的,视为就相应证据放弃举证权利。对于当事人逾期提交的证据,法院审理案件时不组织质证。例外地,如果对方当事人同意就该证据质证的,人民法院应当许可。

       证据失权除前述逾期提出证据的对方当事人同意质证是其例外以外,在我国还有法律规定的“新的证据”。民事诉讼法第125条第1款、第179条第1款第1项规定了当事人提出新的证据的权利,但对于新的证据的范围和条件,民事诉讼法没有明确。《证据规定》在总结审判实践经验的基础上,针对不同情况,分别就一审程序、二审程序和再审程序中涉及的新的证据的有关问题作出了解释。

 

       三、对我国举证时限制度的考察、反思与完善的设想

 

       《证据规定》规定的举证时限制度,对于逾期提出的证据法院原则上不予采信,即产生证据失权的效果。举证时限制度改1991年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随时提出主义为证据适时提出主义,对于促使当事人及时举证、防止证据突袭、提高诉讼效率、给双方当事人以平等的程序保障,无疑有其里程碑式的意义。但是,举证时限与证据失权是一体的制度设计,证据失权指的是证据提出权或者证明权的丧失,证明权等诉讼权利作为当事人实体权利的保障手段,其失权将很可能导致实体权利不能实现。因此,举证时限制度的确立必须是审慎与正当的。

       (一)我国举证时限制度评析

       1、举证时限制度的配套机制——争点固定制度的缺失

       从诉讼理论上讲,固定证据与固定争点是分不开的,只有争点固定了,当事人的举证范围才能确定,固定争点应是固定证据的一个前提。否则,当事人不知道对方确切的答辩意见,无法决定哪些证据该举,哪些证据不该举,不能固定举证范围。等举证完成后,针对对方自认的事实所举的证据完全是浪费,对于对方提出的新的答辩意见,却又失去了举出证据予以反驳的机会,程序上的公正与效率都受到损害。因此,理想的审前程序应能达到固定争点与固定证据这两个方面的目的。

       然而我国传统理论一般认为,答辩是被告的一种权利,不是一种强行义务,不答辩不会造成答辩失权,因此,在我国举证期间确定之前无法确定当事人的争点,双方当事人均不能很好地形成举证思路,只有尽一切可能去搜集证据,这样会浪费司法资源;同时,在对方不答辩的情况下,不知道对方的答辩意见,在搜集证据时不可避免地会对部分证据造成遗漏,这样又会造成程序不公。而且进入庭审后,如果原告任意改变诉讼请求,被告任意提出新的答辩主张,为了保障对方的诉讼权利,就要不断休庭,以给双方当事人准备新的证据或重新答辩的时间,这样下去,仍无法有效地制约当事人恶意拖延诉讼的行为。例如,被告庭审时对原告提交的书证的签字提出异议,这时就必然要对笔迹进行司法鉴定,不可避免地影响诉讼进程。

       所以,《证据规定》只确立举证时限制度,只专注于解决证据的固定,而不确立争点固定制度,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在没有完备的争点固定制度的支持下,强行的固定证据,不仅不能促进“公正与效率”的主题,而且会影响诉讼效率,有时也会造成程序不公。

       2、举证时限制度的保障机制——庭前证据交换制度缺乏严谨性

       一是草率的将证据交换之日规定为举证期限届满日,不仅容易造成两个日期的冲突,而且进一步扩大了法官的权限。一方面,因为交换证据的时间以及在多长时间内交换,完全是由法官决定的,如果没有在规定期限内交换,就视为放弃举证权利,即导致证据失效,这样,法官完全可以左右当事人的举证行为;另一方面,《证据规定》第33条第3款规定的最低举证时限可以通过交换证据予以改变,这就使得当事人的举证时限更不能得到保障。而一旦举证时限没有保证,其后果又将导致证据失效,这就使得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失去了必要的保障。二是没有规定一切案件都要进行证据交换,却规定一切案件都适用举证时限制度,这种规定是不合理的。因为,证据失权制度是举证时限制度的核心,但证据失权制度的适用要以当事人有充分的举证条件为前提,否则就有失公正。如上所述,我国没有规定固定争点的强制诉答制度,固定争点和固定证据的重任就都落在了证据交换的身上,如果在没有进行证据交换的案件中适用证据失权的话,就等于在举证范围确定之前使当事人失却了举证的权利,这样对当事人是不公正的。

       (二)完善举证时限制度的思考

       1.举证时限的价值目标

       民事诉讼的价值目标有公正、效益、自由、秩序等。就公正与效益而言,公正中有效益的内容,效益包含公正的精神,二者相互包含相互支持。但对效益的追求可能限制公正,对程序公正的增强会导致效益降低。只有满足了最低限度的程序公正时,效益才有讨论的余地。毋庸讳言,在公正成为全国关注焦点的今天,我国司法改革的价值目标应当是公正优先,而非效益优先。公正是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的统一,程序公正中又包含实体公正的内容。由于我国缺乏程序公正的传统,又应特别注意程序保障,应当通过充分的程序保障来达成对当事人实体权利的保护,追求慎重而正确的裁判,其次才可以考虑迅速裁判的追求。不具正当性地放弃实体公正的程序必然是不公正的程序。

       2.制度设计之建议

       (1)逾期提出证据原因分析。由于我国并不实行集中审理主义,举证时限的目的并不在于保障审理的一次连续完成,而主要在于促使当事人及时提出证据,即解决逾期提出证据问题,因此在构建举证时限制度时应首先分析逾期提出证据的原因。一般来说,当事人逾期提出证据有以下原因:第一,证据已存在但当事人未发现证据。第二,因诉讼过程中法律事实或者法律关系发生变化而产生的新证据,例如在诉讼过程中一方当事人履行部分债务。第三,当事人经人民法院准许延期举证,但因客观原因未能在准许的期限内提供。第四,当事人知道证据的存在但因不知道需要该证据而未提出,这又包括两种情况:当事人有轻微过失未适时提出证据;当事人有重大过失未适时提出证据。第五,当事人故意逾期提出证据。这主要是指当事人想进行诉讼突袭或者专打二审或者再审或者意在拖延诉讼。

       根据《证据规定》,第1、2种情形证据并不会失权,但可能遭受费用制裁;对于第3种情形,只有在不审理该证据可能导致裁判明显不公的情形才会得到法院的采纳;对于第4、5则不加区别对待,不管当事人存在轻过失、重大过失还是故意,一律适用证据失权的规定。这种做法的不合理显而易见。当事人因其过失逾期举证的,可以向法院申请免除证据失权的后果,当事人有证据证明属于轻微过失的,应当阻断证据失权效果的发生;对于重大过失,如果该证据可能成为认定案件事实的关键证据,缺乏该证据将有可能使相关事实真伪不明,会严重危及诉讼公正的,应当免除证据失权后果的发生。

       3、完善举证时限制度的设想。

       针对目前的规定,可作如下完善:

       在新的《民事诉讼法》中,不仅要确立举证时限制度,而且要确立争点固定制度,同时要对庭前证据交换制度进行完善,彻底纠正举证时限制度的弊端。

       可以按照固定争点(确定举证范围)——确定举证时限——固定证据——证据失权的逻辑进行设计,而且要为当事人举证留出足够的时间。具体的设想是:(1)在送达案件受理通知书和应诉通知书的同时向当事人送达举证通知书,要求原、被告在答辩期届满前提出证据,但此时逾期不提交不造成证据失权。在初次证据交换后通过询问双方当事人固定争点,有利于当事人固定自己的主张,也有利于对方当事人在法庭调查中明确举证方向和范围,解决《证据规定》因缺少争点固定制度而产生的冲突。(2)在被告答辩期满后、开庭审理前安排初次证据交换,交换结束后询问当事人的诉辩主张,并用笔录予以固定,此后一般不允许当事人再变更主张。在初次证据交换后,如果需要延期举证或申请法院取证的,必须向法院说明待举证据名称、需证明的内容;如果不需要,则要签署“举证完毕确认书”,这样能防止当事人在初次证据交换时有所保留。因为,当事人如果有所保留,就必须申请延期举证或申请法院取证,并说明待举证据名称、需证明的内容,而这实际上也就向对方当事人进行了披露,使其保留失去意义。(3)初次证据交换后,如果不需要延期举证或申请法院取证的,向法院签署“举证完毕确认书”,表明自己已经举证完毕,此后一般不允许再提供证据;如果需要延期举证或申请法院取证的,必须向法院说明待举证据名称、需证明的内容,再由法院指定当事人在法庭调查结束前提供,并规定逾期不提交将造成证据失权的后果,同时明白无误地向当事人告知。将法庭调查结束规定为举证期限届满,不仅解决了《证据规定》举证期限届满日与证据交换日的冲突,而且在经过初次证据交换后,当事人仍可以在法庭上再提供证据,能充分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的行使,让他们在法庭上拿出该拿的证据,而对于对方当事人还可以在法庭辩论阶段就此证据展开辩论,这样形成的判决结果,也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公正性。(4)庭审中,对原、被告的新一轮举证情况,通过庭审笔录予以固定,此后一般不允许当事人再提供证据。在法庭调查结束后,再产生证据失权的法律后果,一方面容易让当事人接受,另一方面也兼顾了诉讼效益,能有效保证程序的安定。

来源:吴江法院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