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笠泽文苑 > 文学作品
母亲
作者:茅劲虎  发布时间:2012-08-14 15:07:01 打印 字号: | |

      母亲走了,永远离开了我们。可是我总感到母亲还在我们身边,与母亲的相见是在梦中,在心中。每当下班回家看到母亲慈祥的照片,每当夜深人静久久不能入睡时,我仿佛听到母亲与我唠叨拉拉家常,可是这一切都是幻觉,而此时冷雨敲窗夜不眠,我的眼泪又一次夺眶而下。

      母亲与千千万万的母亲一样,是一个平凡善良而慈祥的妈妈。她生前总是对我们几个儿女说,活着健康一点,我老了后不想生长病连累儿女们,死的时候还是快一点好。我平时经常失眠,母亲晚上咳嗽怕我睡不好,她就忍着坐在床边到天亮。真没想到,前几天母亲身体还好好的,晚上还坐在椅子上看电视,次日,得了一点感冒到医院去挂水就突然离开了我们,真是连我们做儿女想尽一点孝心的机会也没有。母亲走得匆匆,其实我知道她多想再享受几年好日子啊,她早几个月就叫我买了2010年的日历放在家中。

      母亲的一生总是为儿女们操心。我依稀记得,小时候每当过年时,母亲总是为我们五个子女做新衣,在昏暗的油灯下纳鞋底做新鞋。而她自己年复一年穿着打补丁的旧衣服。她总讲,家里再穷也不能让孩子受苦。每当过年,母亲总是忙于做汤圆、烧猪头糕、煮鸡蛋,让我们开开心心抢着吃,过新年,而母亲她总是吃稀饭拌青菜。依稀记得,父亲在镇上也是个领导,本来可以给母亲安排一个好的工作,这并不是难事,可是母亲偏偏去了最苦的单位煤球厂工作,当时煤球厂的煤球全是工人用手工敲出来的,每天的工作量很大,又苦又累又脏,而且离家又远,每到冬季她的手全都裂了口子。有亲戚说不能让父亲调到商业部门去做营业员吗?可是母亲说,自己没有文化不要搞特权,而父亲也不愿意帮忙,所以母亲一直在煤球厂干到退休。在母亲的影响下,我们几个子女,大哥到部队当兵,二哥到铁工厂做了打铁匠,我中学毕业后到农村务农,大妹到纺织厂做了挡车工,小妹到商店学做糕点,真所谓一家工农兵学商全齐了。依稀记得,文化大革命中,父亲被造反派打成走资派,天天被批斗,被关在牛棚后迁到农村。母亲走在街上被不明真相的人漫骂,受到污辱,但她依旧天天去煤球厂干活,每天给我们做可口的饭菜,要求我们天天去学校上课,她坚信父亲是革命干部,是清白的,总会有平反的一天。“文革”结束后,父亲被扣发的工资补发了,而父亲提出要将补发的工资作为党费上交,母亲不因为家里困难提出异议,她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活着比什么都好,钱财无所谓。母亲的话多么质朴,至今还时时在我脑海里回响,也影响着我们儿女们应该如何做人,做一个好人,更影响着我如何去做一个人民的善良法官,在我遇到困惑时,我会记得母亲的恩、母亲的情、母亲的爱。

      母亲虽然离开了我们,但她无私的、伟大的母爱永远在激励着我,同样,我应将母亲的美德传承给我的女儿。

来源:吴江法院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