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鲈乡审判 > 审判实务
论被抚养人范围界定——以被抚养人生活费赔偿为研究对象
作者:孙晋仁 薛路  发布时间:2012-10-31 15:07:56 打印 字号: | |

[摘要]依照我国法律规定,受害人在受到侵害死亡或丧失部分劳动能力后,其被抚养人可以请求侵害人赔偿被抚养人生活费。但在审判实践中,当前法律法规对被抚养人的范围界定不能有效地保护被抚养人的权利。本文分析了当前立法中关于被抚养人范围界定存在的若干问题,希望对合理界定被抚养人范围有所裨益。

[关键词]间接受害人   被抚养人范围   抚养损害赔偿请求权

 

       一、问题的提出

 

       2009年4月17日,吴某驾驶汽车撞伤了骑自行车的牛某。交警部门认定,吴某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经司法鉴定,牛某构成十级伤残。在法院处理该交通事故赔偿纠纷时,牛某要求吴某还应赔偿其怀孕3个月的胎儿的被抚养人生活费。吴某辩称,事故时胎儿并未出生,胎儿不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主张被抚养人生活费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认为,在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赔偿中,被抚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抚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事故发生时,胎儿并未出生,不在被抚养人范围之内,牛某的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本案中的争议焦点是在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赔偿中,胎儿是否属于被抚养人范围。一审判决后,引发了理论界、实务界对被抚养人生活费赔偿中被扶养人范围界定问题的重新思考。

 

       二、被抚养人范围界定概述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部分或者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受害人的被抚养人可以作为间接受害人享有对侵害人的求偿权,这种加害人对受害人抚养的人的赔偿费用在我国法律上被称为被抚养人生活费。从性质上看,被抚养人生活费赔偿属于一种纯粹经济损失。法院在处理纯粹经济损失案件时,会发现它面临着无限大的责任范围,这就需要对纯粹经济损失案件的责任范围进行限制,要不然责任很容易从一个主体扩展到另一个主体。1〕就被抚养人生活费赔偿这一纯粹经济损失而言,国外的法律主要通过限定被抚养人的范围进行限制。

       关于被抚养人生活费赔偿中的被抚养人范围,各国法律规定各不相同,各国立法实践中也有着不同的做法。归纳起来,各国立法主要有两种模式:第一,将被抚养人限定为受害人负有法定抚养义务的人,《德国民法典》和我国台湾“民法典”采用这种模式。第二,被抚养人既包括受害人负有法定抚养义务的人,也包括实际抚养的人,《俄罗斯联邦民法典》采用这种模式。

 

       三、我国当前法规和司法解释对被抚养人范围界定的不合理之处

 

       我国对被抚养人范围界定的问题,没有统一系统的规定,散见于各类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中。我国《民法通则》第119条规定,死者生前抚养的人可以要求侵害人赔偿被抚养人生活费。2〕最高人民法院《民法通则意见》第147条将被抚养人界定为“以死者生前或者残者丧失劳动能力前实际抚养的、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的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8条第2款规定:“被抚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抚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

       《人身损害赔偿解释》虽然较以前法规有所进步,但仍然有一些问题没有明确。主要有以下两个:

       1、没有规定受害人遭受侵害前已经成年的子女,在受害人死亡或残疾后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时,能否获得被抚养人生活费的问题。受害人遭受侵害前已经成年的子女,在受害人死亡或残疾后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时,本应该接受受害人的抚养,但是由于侵害人的原因,该子女的期待抚养权受到了损害,理应有权主张被抚养人生活费赔偿。

       2、没有规定受害人死亡时其尚未出生的胎儿是否可得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赔偿问题。法国、德国、日本及我国台湾地区等都对胎儿的抚养损害赔偿作了充分的保护,而我国在对待胎儿抚养损害赔偿方面态度保守,是极其不公平的。3〕

 

       四、被抚养人范围的合理界定

 

       针对上述问题,笔者认为,在今后的立法和司法解释中被抚养人生活费中被抚养人应该包含以下三类人。

        (一)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抚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

       《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28条第2款规定:“被抚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抚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根据这条司法解释,无论受害人是否实际履行了义务,都不影响那些依法享有被抚养权利的人获得被抚养人生活费。这一规定修正了以前法律规定的不合理之处,在今后的立法和司法解释中,应予以保留。

       (二)受害人遭受侵害前已经成年,在受害人死亡或者残疾后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子女

       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受害人受伤前,其子女已经成年而无需受害人抚养,当受害人发生事故后,该子女因其他原因全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此时如果受害人没有发生事故,本应由受害人依法承担对该子女的抚养费,现在却无人承担,对该子女是极大的不公平。

       笔者认为,如果受害人的子女是在法院做出裁判之前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该子女要求法院判给被抚养人生活费时,法院应予以支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95条第1款有过类似的规定:“依法应该由受害人抚养的人,在受害人死亡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前不需要其实际抚养,而在受害人受害后之人民法院裁决前丧失了生活来源,其要求侵害人支付不要生活费的应予支持。”因为虽然受害人在遭受侵害之前无需对其承担抚养义务,但是由于受害人子女丧失完全或部分劳动能力的情形而需要受害人抚养的情形在判决之前客观存在了,若法院置之不理,显然及其不公平。4〕但是,如果受害人子女是在法院做出裁判之后,就其被抚养人生活费起诉的,法院原则上应驳回。因为该案件已有生效判决,依据一事不再理原则理应驳回。

       (三)受害人死亡时其尚未出生的胎儿

       我国法律虽然没有规定胎儿属于被抚养人范围,但国外已有先例。如《日本民法典》第721条规定,“胎儿,就损害赔偿请求权,视为已出生。”《德国民法典》第844 条第2 款也有类似的规定:当受害人在被侵害时,对第三人依有扶养义务或有可能负扶养义务的关系,而第三人因被害人被害致死而被剥夺其受扶养的权利者,义务人在被害人在其可能生存期间内应供给抚养义务的限度内,应向第三人支付定期金以赔偿其损害,第三人在被害人被侵害之当时虽为尚未出生的胎儿者,也享有此种损害赔偿请求权。5〕《瑞士民法典》也规定:“胎儿以将来非死产为限,关于其任人利益的保护,视为既已出生。”6〕

       笔者认为,国外的做法值得我国借鉴,胎儿应该享有被抚养人生活费请求权。胎儿的抚养损害赔偿,以胎儿活体出生为限,如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不能主张抚养损害赔偿。事实上,对于胎儿是否属于被抚养人范围之内来主张被抚养人生活费的问题,我国的一些法院的指导性文件中曾有过规定。例如,《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95条第2款:“受害人至人民法院裁决前出生的子女有权要求侵害人支付必要的生活费。”江苏高院的意见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胎儿的抚养损害赔偿请求权,但是却把胎儿的抚养损害赔偿请求权限定在法院裁决前,是不够严谨的。笔者认为,只要受害人受侵害时胎儿已经存在,即便受害人子女出生在法院裁判之后,由于其受抚养的权利确实受到了损害,该子女依然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被抚养人生活费,而法院应予以受理并支持其请求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诉请,不受一事不再理原则的限制。



1〕 王利明主编:《人身损害赔偿疑难问题》,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619页。

2〕 杨立新:《侵权法论》(第四版),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版,第647页。

3〕 麻锦亮:《人身损害赔偿新制度新问题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第671页。

4〕 同注〔1〕,第625页。

5〕 冯恺:《胎儿的损害赔偿请求权探究》,载www.civillaw.com.cn,2012年10月22日访问。

6〕 陈铭勇:“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被抚养人的范围”,载《招商周刊》2005年第15期。

来源:郝振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