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鲈乡审判 > 审判实务
车损险“按责赔付”条款的法律判读——兼评一起保险合同纠纷案
作者:吴豪 吴孙克  发布时间:2012-10-31 15:41:20 打印 字号: | |

       一、一则案例

 

       2009年4月24日上午,案外人驾驶的轿车沿长板路由东向西行驶时,与沿花园路由北向南行驶的原告钮某驾驶的轿车发生碰撞,造成三人受伤、二车损坏的交通事故。吴江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于2009年5月6日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告钮某负本起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于2009年6月11日对原告钮某所有的轿车进行定损,该车车损核定为91200元。原告钮某因本起交通事故支付了修理费91200元,施救费300元。双方对上述的事实均没有异议,但保险公司提出依车损险保险条款的约定,应首先扣除交强险应赔偿的2000元,对此,原告钮某同意扣除2000元。另外,保险公司又根据车辆损失险保险条款第十一条:“保险车辆发生道路交通事故,保险人根据驾驶人在交通事故中所负事故责任比例相应承担赔偿责任。被保险人或保险车辆驾驶人根据有关法律法规规定自行协商或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处理事故未确定事故责任比例的,按照下列规定确定事故责任比例:保险车辆方负全部事故责任的,事故责任比例不超过100%;保险车辆方负主要事故责任的,事故责任比例不超过70%;保险车辆方负同等事故责任的,事故责任比例不超过50%;保险车辆方负次要事故责任的,事故责任比例不超过30%。”认为钮某在此次交通事故负次要责任,故保险公司应承担的赔偿数额是(91500元-2000元)*30%=26850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车损险保险条款中虽约定保险人依据保险机动车一方在事故中所负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保险机动车一方负次要事故责任的,保险人按不超过30%的事故责任比例计算赔偿,但该条约定应属无效。钮某向保险公司投保了车损险,保险公司应当在保险期间内对被保险人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因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的保险车辆的损失进行赔偿。按照车损险条款的约定,钮某所有的车辆发生的车损91200元应扣除交强险应赔偿的限额2000元,双方对此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故保险公司应向钮某赔偿车辆损失89200元和施救费用300元。

 

       二、进一步的分析

 

       保险合同条款是否因属于“霸王条款”而归于无效,应在遵循保险学和保险法基本原理的前提下,综合分析保险合同全部条款,体系性解读双方的权利义务是否因一方滥用其优势地位而显失公平,且另一方利益因此而受损,如果具备这些要素,我们就应当在案件审理中认定该合同条款属于“霸王条款”。

      保险合同只承保特定的风险,即使购买了“全险”,也不意味着被保险人遭受的任何意外事故均能从保险公司获得赔付。根据《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有关“按责赔付”条款约定:“保险人依据保险车辆驾驶人在事故中所负的事故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保险车辆方负主要事故责任的,事故责任比例为70%;保险车辆方负同等事故责任的,事故责任比例为50%;保险车辆方负次要事故责任的,事故责任比例为30%。”该条款争议的焦点是被保险车辆损失如由第三方全部或部分责任造成的,被保险车辆的保险公司在保险金额内,是否应赔偿被保险人的全部损失?如果应足额赔偿,其合理性依据何在?

       首先,解读保险条款,主要是考察“保险责任条款”和“责任免除条款”的含义,根据该合同“保险责任”部分的第4条约定:“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因下列原因造成保险车辆的损失,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一)碰撞、倾覆、坠落;……”根据该条约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碰撞时,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责任。又对保险条款中的“责任免除”条款、“保险人义务”条款进行考察,均未发现保险人排除承保第三人与被保险车辆碰撞造成的损失。除此之外,该合同中“投保人、被保险人权利义务”条款第19条约定:“因第三方对保险车辆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方请求赔偿的权利,但被保险人必须协助保险人向第三方追偿。由于被保险人放弃对第三方的请求赔偿的权利或过错致使保险人不能行使代位追偿权利的,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或相应扣减保险赔偿金。”该条约定明确表明保险公司承保被保险机动车与第三方责任人发生的碰撞,保险公司理应对第三方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全部或部分损失承担保险责任。既然保险责任已明确,保险公司就不能利用“按责赔付”条款的约定,人为地为被保险人的索赔设置障碍,所以“按责赔付”条款实在难逃“霸王条款”嫌疑。

       既然保险公司应对第三责任人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承担全额赔偿责任,那“按责赔付”条款中约定的比例如何解读呢?笔者认为,该约定是保险公司向第三责任人(有责车主)进行追偿的额度,或向有责车主的保险公司进行求偿的额度,前者是依据保险代位权进行,后者根据是有责车主与其保险公司间的责任保险合同。但是,这种约定的比例对有责车主或其保险公司是否有约束力呢?笔者认为,其约束力值得商榷,原因一是根据合同法,合同当事人不得为合同外第三人设定义务,除非法律规定或取得第三人同意,至于有责车主对车损险中的被保险人承担多少责任,由后两者商定且经车损险保险人同意,或由法院依据侵权责任法进行判定,该商定或判定的有责车主侵权责任额度,才是车损险保险人在已付额度内行使代位追偿权或求偿权的额度。因此,“按责赔付”条款中约定的比例也难以约束有责车主或其保险公司。

       笔者认为,法院作出以上判决的依据在于投保人投保车损险的目的在于发生车辆损失时得到保险赔偿,其能否得到赔偿仅与保险事故是否发生有关,而与被保险人是否承担事故责任无关,以事故责任比例为依据确定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不仅不合理,亦有违投保人的初衷。另外,车损险是一种损失补偿的保险制度,被保险人获得赔偿的依据是其实际损失,而非其承担的事故责任,按责任比例进行赔偿,在车损险中不应当适用。因此,保险公司在其格式条款中制定的保险人按保险车辆在交通事故责任比例进行理赔的相关条款,属于保险公司免除其责任的条款,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九条的规定,应当认定该格式条款无效。

 

       三、结语

 

       吴江法院在2009年和2010年审结此类案件30余件,判决书明确写道,“按责赔付”保险条款不符合投保人的缔约目的。同时,作为提供格式合同的一方,保险公司设定上述合同条款,客观上免除了自身的民事责任,排除了被保险人在保险合同中的主要权利,按《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认定该条款无效。

      “按责赔付”条款之争曾引发了学者、实务界人士、消费者广泛参与。据笔者调查,北京、重庆、江苏等地方法院都有类似判决,认定保险公司无责不赔以及按责任赔付条款无效,支持消费者合法诉求。针对媒体曝光的车险“按责赔付”的霸王条款,中国消费者协会也对外正式表态,将敦促经营者更正不平等条款。

       中消协指出,保险公司车险格式合同中有关车辆损失险的一些条款,减轻或免除了保险公司的义务,加重了消费者的责任,涉嫌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然而保险业界却采取鸵鸟政策,对舆论和司法机关的意见建议视而不见,至少表明了保险公司尊重消费者知情权不积极。这种态度极不利于保险业的改革和健康发展,最终有害于保险公司自身利益。我们看到各方观点表明了我们对保险产品和保险法的认识还需提升,研究还需深入。保险消费者的消费理性源自以下因素的正确引导:决策者应加强尊重和运用保险法的意识,实务者应领悟保险法的个性特质,学者应提升研究水平,行业协会积极发挥搭建交流平台的作用。最终保险业界成员都应该在符合法律规范的前提下调整保险合同范本,拿出魄力,不断改革创新,才能在保险行业中让各方实现共赢。

来源:吴江法院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