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法官出镜
“杨姐”的故事——记吴江区人民法院少年庭法官杨小红
作者: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4-02-18 14:50:06 打印 字号: | |
  一把清脆的嗓子,一张真诚的笑脸,一个忙忙碌碌但却快乐的身影,同事都习惯称她为“杨姐”。

  在当事人眼里,她是“自家人”;在孩子们心里,她更是知心妈妈,她常将他们的喜怒哀乐记在心头。而她说:“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法官。”

                 “杨姐”的故事

             ——记吴江区人民法院少年庭法官杨小红

  她叫杨小红,吴江区人民法院少年庭的老法官兼年轻法官的老师父。

  杨小红常说,当事人的满意就是她最大的幸福和满足。从宿迁市宿豫区法院再到吴江区法院,杨小红在法官生涯的道路上已走过二十三个年头。二十余载春秋里,杨小红体会着当事人不同的酸甜苦辣,一直把这些烦恼和困难看得比什么都重,她的尽力化解赢得了当事人的信任和满意。

  77.66%、89.64%、92.58%,每年都在提高的个人调撤率,“全省民事审判工作先进个人”、“全省法院涉诉矛盾纠纷化解工作先进个人”,取得的每项个人荣誉,都见证了“杨姐”的付出和收获。

  从“根部”解决当事人烦恼

  初见杨小红时,她刚从繁忙的电话中暂停下来,这是她一上午连续打的第七个电话了,为的都是当事人李某(化名)的低保问题。其实,李某的案件早在两个多月前就已调解结案了。

  李某与丈夫协议离婚,因李某是丧失劳动能力者,离婚后生活无依的她便申请低保,但却遇到了困难。一筹莫展时,李某想到了杨法官。

  “每次发传票或结案时,我都会把联系方式留给当事人,告诉他们出现问题可以找我,我会尽力帮助协调。”杨小红说。接到李某的求助后,杨小红立即帮助其联系了解情况。从村里到镇上再到民政部门,杨小红一个个电话咨询了解,当第七个电话挂下时,事情终于有了眉目。

  无论是案件审理时还是结案后,杨小红总以解决当事人的实际困难为工作目的,争取达到最大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有这么一起案件,妻子三次离婚未果第四次到法院起诉。丈夫是一名长年卧床的交通事故伤残者,认为妻子在事故发生后不久就提出离婚,伤害了其与家人的感情,所以坚决不同意离婚。

  杨小红主动上门走访,积极询问被告身体状况及生活困难。被告的态度才有缓和,而原告却选择了服药自杀。

  “还好人没事,我赶紧再对双方做思想工作。之后在其他部门的协调下,我们为被告解决了低保及孩子读书的救助问题。最终,双方协议离婚,孩子由被告抚养,原告一次性给付被告经济帮助5万元”,杨小红继续回忆:“案件调解后,我们又两次到被告家中回访,并为其申请到司法救助金2000元,被告激动地拉着我们的手说一定会好好生活。”

  用心修补濒临破碎婚姻

  自2010年调至少年庭后,杨小红承办的离婚案件有700余件,经过调解,其中有和平分手的,更有很多和好如初的。

  看到了这么多的分分合合,杨小红深深感慨:“经营好一段婚姻不容易,案件调解时,我会做个耐心的倾听者,更会让自己成为他们关系的修补剂。”杨小红讲述了一起令其印象深刻而结果又温馨感人的离婚纠纷。

  沈强(化名)和妻子陆丽(化名)都是教师,一个在中学,一个在幼儿园。虽然小两口都是外地人,但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打拼,稳稳地构建了自己美满的三口之家,成为新吴江人。平静的生活只因丈夫的多疑掀起了大波澜,妻子忍无可忍起诉到了法院要求离婚。

  案件调解时,陆丽是父母陪着来的,她一脸憔悴地向杨小红述说自己的痛苦,丈夫对其的不信任使她身心俱疲,自己坚决不想继续这段婚姻了。“当时,妻子的话音未落,丈夫突然就跪在妻子身边,哭着请求原谅,并把银行卡、房产证等都拿出来塞到妻子手里。看到这一幕,我震惊了,也感动了。”杨小红回想着当时的情景。

  杨小红觉得双方还是有一定感情基础的,毕竟在一起同甘共苦了这么多年。于是,耐心地做着女方的思想工作,从孩子讲到这不易的小家庭,杨小红用情理和法理劝导陆丽及其父母。

  陆丽的“坚决”有些动摇了,杨小红赶紧再来做沈强的工作。杨小红认真地帮沈强分析其思想多疑的原因,沈强承认由于自己的内向导致了极端。杨小红建议沈强可以培养一些如运动之类的业余爱好,夫妻俩也可以培养共同的兴趣爱好来增加沟通交流。最终,陆丽决定再给沈强一次机会。

  案子顺利调解,但杨小红总还有些担心,担心沈强是否会彻底改正自己的多疑,担心夫妻俩是否真的和好如初了。半个月后,陆丽主动给杨小红打来电话表示感谢:“杨法官,他真的改了,我们现在真的好了。”杨小红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

  妈妈般关爱失足少年

  修补一段濒临破碎的婚姻,是还一个家庭幸福的开端,而挽救一名失足的孩子,更是还花朵一份重开的希望。刚到少年庭时,杨小红还承担了部分涉少刑事案件的审理,她以妈妈般的关爱帮助这些孩子重新树立自信,再次投入生活。

  16岁的小朗(化名)从家乡到吴江打工,钱没挣着却结识了一帮“哥们”。因为冲动和义气,小朗和他的“哥们”与人打了一架,还把人打伤了。最终,小朗因犯聚众斗殴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悔不当初的小朗顿时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为了帮助小朗更好地工作学习,小朗被安排在“阳光家园”观护帮教基地接受矫正。刚到基地的小朗,总觉得别人看他的眼光是异样的。杨小红对小朗的帮教由案内延伸到了案外,她定期就会带上日用品或书籍到基地看望小朗,就象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与小朗谈心,了解他的思想动态和工作学习情况。杨小红还会时不时地打电话给小朗,询问他的需求和困难。

  “看着孩子脸上逐渐有了笑容,慢慢地由最初的胆怯畏缩变得有自信、有目标,从少不更事变得懂感恩、懂回报,我觉得做这一切很值得。”杨小红愉快地谈着小朗的变化。

  在基地矫正期间,小朗经常写信给杨小红作“思想汇报”,小朗觉得“如果不是法官给了我一次这样的机会,也许现在的我还是一个对法律无知、对社会理解不到位、对人生没有一点计划的我,感谢法官给了我一次重新认识社会、重新做人的机会,在这里我学到很多接触不到的东西”。

  杨小红认为,帮助小朗这样的孩子找回生活的方向很重要,而从预防犯罪的角度去做些关爱未成年人的工作更是必要。每次针对中小学生的“法院开放日”总能看到杨小红的身影,她带领孩子参观法庭,以轻松易懂的语言教给孩子简单的法律常识,深受孩子喜爱。

  在与杨小红法官的接触中,总觉得她有用不完的活力。她热爱工作,醉心事业,全身心地做一名干实事、解民忧的人民法官。她的耐心和细心,给了当事人信任和踏实;她的热心和热情,更给了院里其他青年法官动力和榜样。现在,无论是少年庭的还是其他业务庭的年轻法官,都爱找杨小红请教办案方法和技巧,一声“杨姐”,拉近了他们的年龄距离,更接通了一条薪火相传的纽带。
来源:研究室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