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鲈乡审判 > 吴江审判
前合法婚姻关系的解除不影响后重婚婚姻的效力
作者:朱七一  发布时间:2015-07-16 09:27:21 打印 字号: | |
  [裁判要旨]

重婚因同时存在两个婚姻关系,违反了一夫一妻制的原则,是一种严重的婚姻违法行为。即使前合法婚姻的解除,也不发生后重婚婚姻从违法到合法的转化。

[基本案情]

  被告沈某某(男,1954年11月25日生),于2009年8月21日与案外人郑某某(女,1963年8月7日生)在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民政局登记结婚,2012年11月5日被告沈某某又与原告叶某某(女,1979年11月21日生)在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民政局登记结婚。2014年3月郑某某向法院起诉要求与沈某某离婚,后于同年4月22日经法院调解离婚。沈、郑离婚后,原告叶某某于2014年10月16日诉至法院要求与被告沈某某离婚,经法院释明后,其变更诉讼请求为要求宣告叶某某与沈某某之间的婚姻无效。

  苏州市吴江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叶某某与被告沈某某登记结婚时,被告沈某某与郑某某的婚姻关系尚未解除,即被告沈某某此时同时存在两个婚姻关系,后登记的婚姻关系系重婚,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条规定的婚姻无效的情形,原告要求确认其与被告的婚姻无效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依法予以支持。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条(一)项、第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九条的规定,判决宣告原告叶某某与被告沈某某之间的婚姻关系无效。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评析]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前合法婚姻关系解除后,前、后婚姻关系已不再同时存在,后重婚婚姻是否因此当然转化为合法婚姻。在分析这一问题前先对相关法律规定作一梳理。

1、无效婚姻的法定情形。无效婚姻是指因男女双方的结合因缺乏婚姻成立的法定实质要件而不具有法律效力的违法婚姻,法律确认无效的结婚民事行为是无效婚姻。我国婚姻法第十条中,对于婚姻无效的情形作了如下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一)重婚的;(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三)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四)未到法定婚龄的。”只有符合上述四种情形之一的,婚姻当事人及其利害关系人才有权申请宣告婚姻无效。

2、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阻却事由。《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八条中,明确规定“当事人依据婚姻法第十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申请时,法定的无效婚姻情形已经消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说明,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时间,应以起诉时的状态为准,必须是申请方向法院提出申请时,无效婚姻的情形仍然存在。婚姻无效的情形并非一成不变,当导致婚姻无效的一些情形发生变化时,婚姻无效所欠缺的法定条件得以弥补时,无效婚姻可以转化为有效婚姻。

3、前合法婚姻已解除,后重婚婚姻关系是否有效。本案叶某某诉沈某某离婚一案中,在审理时形成了二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婚姻法解释(一)第八条中明确规定,对于当事人向法院申请婚姻无效时,法定的无效婚姻情形已经消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可见,无效婚姻的判断时点以当事人向法院申请时为准。原告叶某某起诉时,被告沈某某与前妻郑某某之间的婚姻关系已解除,被告沈某某此时并不同时存在两个婚姻关系,原、被告之间的婚姻已不符合重婚的本质特征,可认定重婚情形已经消失,应按婚姻法解释(一)第八条中的规定认定后婚姻关系在前婚姻关系解除时即转为有效婚姻,本案应按原告叶某某的主张,继续按离婚案件普通民事审判程序审理。第二种意见认为,沈某某在与叶某某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时,沈某某的前一段婚姻并未解除,沈某某的第二次婚姻登记行为,已完全符合了我国刑法关于“重婚罪”的规定,涉嫌构成重婚罪,此行为不因前一段婚姻的解除就不视为违法犯罪,虽然现前婚姻关系已解除,后因登记而产生的婚姻关系仍属重婚,重婚行为的违法性并不由此发生转化,因此沈某某的第二次登记的婚姻仍旧应属无效婚姻,法院应向原告叶某某行使释明权,告知原告可申请宣告婚姻无效,按民事特别程序审理,原告不变更诉讼请求的,不影响法院依职权宣告婚姻效力。

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两种意见的分歧关键在于对“重婚”的理解,根据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重婚是指一方有配偶又与他人登记结婚或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以及明知他人有配偶又与人登记结婚,或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行为。重婚有两种情形:一是法律上重婚,指办理结婚登记的情形;一是事实上的重婚,指未登记结婚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重婚。本案被告沈某某第二次婚姻登记后所确立的婚姻关系状态即属于法律上的重婚。

婚姻法解释(一)第八条中,虽然明确了无效婚姻可转化为有效婚姻的条件,但并不是四种无效婚姻的情形都具备转化的条件。“重婚”行为具有违法性,如认定无效婚姻可以转化为有效,无异于鼓励重婚,因为只要重婚后解除前一段婚姻,重婚即可转化为合法婚姻而得到法律保护。因此,对于“重婚”导致的婚姻无效情形,不具有宣告婚姻无效的阻却事由。

如按第一种意见,也将造成法律适用上的冲突。无效婚姻与离婚最根本的区别在于,无效婚姻自始即不具有婚姻的法律效力,男女双方只是一种同居生活关系,双方之间不产生配偶之间的权利、义务。法院在处理婚姻无效案件中,对引起的相关子女抚养关系则按婚姻法关于非婚生子女的相关规定处理,财产分割问题也只能适用一般的财产关系进行处理,不适用婚姻法的对婚内财产实行夫妻共有制的相关规定。如果本案原、被告之间的关系认定为合法婚姻,则牵涉到第二次婚姻登记至第一段婚姻解除这一段时间的婚姻状态的效力认定问题,此阶段认定为无效婚姻,之后认定为有效婚姻,原告叶某某与被告沈某某的整个婚姻状态的相关身份、财产等问题的处理,将无法适用法律;如果原、被告整个阶段的婚姻全部认定为有效婚姻,则变相认可了第二次婚姻登记至未解除前段婚姻期间的重婚婚姻为合法,这与法律的精神亦是背道而驰的。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