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鲈乡审判 > 吴江审判
吴江市润泰商业有限公司与苏州市吴江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案——在校学生外出打工可以构成劳动关系
作者:秦绪栋  发布时间:2015-07-30 09:20:53 打印 字号: | |
  【裁判要旨】

认定职工和用人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不应局限于是否具有在校学生的身份,而应根据劳动关系的实质构成要件来判断。在校学生具有劳动主体身份,如果与用人单位达成缔结劳动关系的合意,在不违反相关劳动法律法规的情况下,可以同用人单位成立劳动关系。在校学生私自在校外打工的行为,不属于勤工俭学的范围。本案原告虽然是在校学生,但实际上提供的劳动和其他在职人员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在该员工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在其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时应当认定为工伤。

【基本案情】

原告吴江市润泰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泰公司)。

被告苏州市吴江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吴江人社局)。

第三人董修武。

第三人原系在校学生,2013年6月暑假期间与原告签订非全日制用工协议,约定第三人于2013年6月21日至2013年8月25日在原告处工作,职位为收银员。2013年6月28日21时30分许,第三人下班途中驾驶二轮电动自行车在吴江区盛泽镇与他人驾驶的小型轿车发生交通事故,致第三人受伤。经江苏盛泽医院于2013年6月28日诊断为头胸腹部外伤。苏州市吴江区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认定第三人在交通事故中不负事故责任。第三人于2013年9月10日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告审查后于2013年9月24日受理了工伤认定申请,并于同日向原告发出《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并按规定方式进行送达,在规定举证期限内,原告向被告提交了书面说明并附相关材料,认为第三人系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未建立劳动关系。因原告对劳动关系存在异议,被告于2013年9月9日中止工伤认定程序。2014年4月15日,被告恢复工伤认定程序。经综合审查工伤认定程序双方所举材料及意见,被告于2014年6月5日作出江工伤认字[2014]第01482号工伤认定决定,认定第三人所受伤害为工伤。原告于2014年8月14日向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起行政复议,复议机关于2014年10月14日作出维持江工伤认字[2014]第01482号工伤认定决定的行政复议决定。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诉讼。

原告润泰公司诉称,工伤待遇针对的是建交劳动关系的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由于在校大学生是以学习为主,不是以实习获取劳动报酬为主,因而不具备《劳动法》规定的独立劳动者身份,而《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二条规定:“在校生勤工助学的,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因此,对于在校大学生,工作期间发生伤亡事故,不适用有关工伤的规定。被告未对第三人的身份进行严格审查,仅以“非全日制用工协议”抬头认定第三人为工伤,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应以纠正。请求依法判令撤销被告于2014年6月5日作出的江工伤认字[2014]第0148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被告吴江人社局辩称,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1、第三人确系原告职工,职位为收银员。2013年6月28日,第三人在下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中受伤,经江苏盛泽医院于2013年6月28日诊断为头胸腹部外伤。经交警部门认定第三人在交通事故中不负事故责任;2、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适用依据正确。第三人是原告单位职工,具体从事收银员工作。2013年6月28日,第三人在下班途中受到其不负事故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应当认定工伤的情形。综上,请求法院依法维持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

第三人述称,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审判】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关于“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规定,本案被告作为县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依法具有对本辖区内的企业职工受伤是否构成工伤进行认定的法定职责。该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第三人与原告存在劳动关系,2013年6月28日,第三人在下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中受伤,经江苏盛泽医院于2013年6月28日诊断为头胸腹部外伤。交警部门认定第三人在交通事故中不负事故责任。被告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医院材料、路线图等,认定第三人所受的伤害为工伤,符合上述法规规定,据此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规正确,依法应予支持。综上,被告作出的江工伤认字[2014]第01482工伤认定决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并不违反法定程序。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润泰公司要求撤销被告吴江人社局于2014年6月5日作出的江工伤认字[2014]第01482号工伤认定决定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宣判后,润泰公司不服,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润泰公司主张与董修武不构成劳动关系的观点缺乏事实和依据,法院不予采纳。吴江人社局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医院材料、路线图等,认定董修武所受的伤害为工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据此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规正确,依法应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润泰公司负担。

【案例评析】

在本案的处理过程中,合议庭对董修武受伤的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没有不同意见,但对董修武是否与润泰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存在两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董修武与润泰公司不构成劳动关系,因为董修武系在校学生,在暑假期间打工属于勤工俭学不应当认定劳动关系,因此根据《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不属于就业,没有建立劳动关系;第二种意见认为董修武与润泰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因为确定职工和用人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不应局限于是否具有在校学生的身份,而应根据劳动关系的实质构成要件来判断认定劳动关系。董修武的就业完全符合劳动关系的构成要件,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合议庭倾向于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1、决定劳动关系的关键不应局限于其学生的身份来考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在校学生不具备劳动关系主体资格。董修武虽是在校学生,但实际上提供的劳动和其他在职人员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董修武具有在校学生与年满18周岁公民的双重身份。董修武与润泰公司签订非全日制用工协议时已经年满18周岁,符合《劳动法》第五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就业年龄,具备与用工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权利能力和行为责任。原劳动部《意见》第四条规定了公务员和比照实施公务员制度的事业组织和社会团体的工作人员,以及农村劳动者(乡镇企业职工和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除外)、现役军人和家庭保姆不适用劳动法,并未将在校学生排除在外。董修武虽系在校学生但并不当然限制其作为普通劳动者加入劳动关系。原劳动部《意见》第十二条的规定仅排除了劳动法规对“利用业务时间”的“勤工助学”的学生适用,并不能由此否认在校生的劳动权利,不得排除劳动法律法规对学生的适用,推定在校学生不具备劳动关系的主体资格。

2、董修武与润泰公司之间成立劳动关系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根据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的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董修武已经超过法定的年龄,不是童工;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在存在以上情形时,劳动关系就已经成立。同时,涉案“非全日制用工协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所规定的法定用工协议形式,该协议约定的工作时间、劳动报酬等主要权利义务关系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也不存在显失公正的情形。因此,比照我国劳动法律法规的规定,“协议”依法为有效合同。董修武在收银员岗位实际也按照“协议”的内容为润泰公司付出劳动,润泰公司向其支付报酬,对其进行管理,完全符合劳动关系的本质特征。

3、对董修武所受到的伤害认定为工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精神。《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明确规定了该条例的立法精神是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工伤保险作为社会法的首要目的就是保障因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本案中,董修武并未确定合同期满后继续工作还是回学校继续读书,有继续工作的可能性。如果是实习,应当是学校和用人单位签订,而不是学生个人签订。更何况该学生在校学习信息技术,到超市收银和其所学专业也没有关系,因此不能认定是实习,而应认定为有劳动关系更有利于保护受伤职工的合法权益。

4、董修武的情形不符合勤工俭学的范畴。《高等学校学生勤工助学管理办法》第四条规定,勤工助学活动是指学生在学校的组织下利用课余时间,通过劳动取得合法报酬,用于改善学习和生活条件的社会实践活动。勤工助学是学校学生资助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提高学生综合素质和资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有效途径。第六条规定,勤工助学活动由学校统一组织和管理。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学校学生资助管理机构同意,不得聘用在校学生打工。学生私自在校外打工的行为,不在本办法规定之列。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董修武在润泰公司工作,并非学校组织和管理,显然不属于勤工助学活动,而应属于建立劳动关系,其在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