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鲈乡审判 > 吴江审判
吴苏琴诉苏州市吴江工商行政管理局工商行政登记案——案件受理费等诉讼费用的承担要体现责任的承担
作者:秦绪栋  发布时间:2015-08-06 14:59:10 打印 字号: | |
  【裁判要旨】

   包括案件受理费在内的诉讼费是当事人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程序应当缴纳的费用,应当具有一定的制裁功能。承担诉讼法律责任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承担诉讼费用,诉讼费用的承担要体现制裁功能,对于有过错的一方应当由其承担诉讼费用。行政机关的被诉行政行为被撤销,如果其原因系第三人提供虚假材料,行政机关又尽到了应有的审查义务,该诉讼费用应当由提供虚假材料的第三人承担。

我国诉讼法明确规定诉讼费用一般由败诉方承担,败诉方应当对因自己行为造成是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而在工商登记案件中,败诉的标准并不完全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是否被撤销,更是实体权利是否受到影响。

【基本案情】

原告吴苏琴。

被告苏州市吴江工商行政管理局(以下简称“吴江工商局”)。

第三人吴江市瑞得在线莱尚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吴江瑞得公司”)、江苏瑞得在线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潘佳新。

原告与第三人江苏瑞得在线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原系吴江瑞得公司股东。2013年1月16日,第三人吴江瑞得公司向被告提出股东的变更登记申请,并提交了申请材料向被告提出工商行政登记申请。被告根据《公司法》、《公司登记管理条例》、《行政许可法》的有关规定,经审查,于2013年1月17日作出(05841006)公司变更[2013]第01160030号公司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将吴江瑞得公司股东由江苏瑞得在线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吴苏琴变更为江苏瑞得在线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潘佳新。原告不服对股东的变更登记,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决撤销被告的变更登记行为。

原告吴苏琴诉称,原告系吴江瑞得公司股东。近期知悉2013年1月17日,吴江瑞得公司将本人的股权变更到潘佳新名下,但原告没有将股权转让,也没有办理任何变更登记手续,因此请求法院撤销被告作出的公司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吴江工商局辩称,1、自己作出的工商变更登记行为合法。本案被诉的工商变更登记行为,吴江工商局根据第三人吴江瑞得公司提交的申请材料,做出准予变更登记行为,完全合乎相关法律规定;2、吴江工商局履行了法定职责。依照一般公务人员的认知常识,足以认定第三人吴江瑞得公司提交的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自己因此作出准予变更登记行为,已尽到了审慎的审查义务。同时根据《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一条以及《关于登记主管机关对申请人提交的材料真实性是否承担相应责任问题的答复》的有关规定,第三人吴江瑞得公司作为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材料实质内容的真实性负责。鉴于以上事实和理由,请求法院依法作出判决。

第三人江苏瑞得在线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吴江瑞得公司未提交答辩状,也没有提供相关证据。第三人潘佳新当庭述称同意被告的意见,指出自己购买股份款已给原告丈夫,原告应当知道,被告作出工商登记合法,请求予以支持。

依原告申请,本院委托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于2013年6月13日作出东南司法鉴定中心[2013]文鉴字第32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书的鉴定意见为:送检《吴江市瑞得在线莱尚网络服务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吴江市瑞得在线莱尚网络服务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上的“吴苏琴”签字字迹与送检样本字迹“吴苏琴”均不是同一人书写。

【审判】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法院经审理认为,第一、根据《公司法》第七条第三款和《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条第一款的规定,本案被告作为县级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具有对本辖区内的企业进行变更登记的法定职责。第二、第三人吴江瑞得公司在申请变更登记时,提交了《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股东会决议》、《章程修正案》、《股权转让协议》、《企业(公司)申请登记委托书》等申请材料,被告据此做出准予变更登记行为,并不违反《公司法》、《公司登记管理条例》、《行政许可法》的有关规定。但相关文件上的签名非吴苏琴本人所签,被告据此材料作出公司变更核准通知书缺乏合法的事实基础。第三,被告于2013年1月16日依法受理第三人吴江瑞得公司的变更申请后,对其提交的相关材料进行了审查,于同年1月17日作出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并不违反法定程序。综上,本院认为,被告作出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但缺乏事实依据,系主要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撤销。因吴江瑞得公司提供的股东会决议不真实,导致被告作出变更登记缺乏事实依据,参照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登记主管机关对申请人提交的材料真实性是否承担相应责任问题的答复》(工商企字[2001]第67号)有关“当事人提交的申请登记材料和证明文件是否真实的责任应由申请人承担。登记主管机关的责任是对申请人提交的有关申请材料和证明文件是否齐全,以及申请材料和证明文件及其所记载的事项是否符合有关登记管理法律法规的规定进行审查”的规定,本案的责任在第三人吴江瑞得公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决撤销被告吴江工商局2013年1月17日作出的核准吴江瑞得公司股东变更登记的(05841006)公司变更[2013]第01160030号公司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案件受理费50元和鉴定费2400元,由第三人吴江瑞得公司负担。

宣判后,第三人吴江瑞得公司不服,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江苏省苏州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吴江瑞得公司持《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等申请材料,向吴江工商局提出变更登记申请,吴江工商局经审核后作出准予变更登记的行为,符合《公司法》、《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的规定。《行政诉许可法》第三十一条、《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第二款均明确,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材料的真实性负责。根据本案查明事实,因吴江瑞得公司提供虚假材料,相关文件上的签名非吴苏琴本人所签,致被吴江工商局据此材料作出公司变更核准通知书缺乏合法的事实基础,导致登记错误,对此,吴江瑞得公司应当承担由此造成的相应责任。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登记主管机关对申请人提交的材料真实性是否承担相应责任问题的答复》(工商企字[2001]第67号)系现行合法有效的部门规范性文件,与法不悖。原审法院参照并引用该文件,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并无不当;判决由上诉人吴江瑞得公司承担案件受理费和鉴定费依法有据。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吴江瑞得公司负担。

【案例评析】

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争议的焦点不是法院应否撤销被告作出的工商登记行为,而是案件受理费和鉴定费用由谁承担问题。对于该案诉讼费用由谁承担,合议庭有两种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第一款关于“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负担,胜诉方自愿承担的除外”的规定,本案中吴江工商局的具体行政行为被撤销,是败诉方,诉讼费用应当由被告吴江工商局负担;另一种意见认为诉讼费用的承担是解决责任问题,体现了国家对不诚信行为的制裁功能。在本案中,被告具体行政行为的撤销起因乃是第三人提供虚假材料,而被告又尽到了应有的注意义务,既然吴江工商局没有过错就不能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的责任在于第三人,因此要由第三人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才能真正体现诉讼费用的引导和制裁功能。

我们倾向于同意第二种观点,因为诉讼费用作为国家对寻求司法救济的当事人征收的一种费用,既是国家财政收入的需要,更带有调节司法行为的功能。具体来说,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诉讼费用的承担要根据当事人在案件中的过错来确定。因为承担诉讼法律责任的一个重要体现是体现诉讼费用的承担,也就是当事人之所以承担诉讼费用是因为其在诉讼中有过错。在工商登记行政案件中,法院审查对象是工商登记机关的工商登记行为,法院最终撤销的理由是由于第三人提供虚假材料导致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被撤销。在案件中,原告起诉的诉讼请求得到法院支持,当然不需要承担诉讼费用,被告已经履行了根据一般公务人员的认知常识所进行的审查义务,不能苛求所有的执法人员有能力进行笔迹鉴定,因为被告没有过错也不应该承担诉讼费用,剩下的就是提供虚假材料的第三人一方,其是过错方本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承担诉讼费用就是承担责任的一种具体形式。

其次,由第三人承担诉讼费用有利于体现诉讼费用的制裁功能。本案中,第三人提供虚假材料到被告处进行登记,提供了《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股东会决议》、《章程修正案》、《股权转让协议》、《企业(公司)申请登记委托书》等申请材料等法律法规所要求的文件,行政机关对这些文件进行审查,符合法定要件,但由于一般公务人员不具有鉴定这些文件上签名是否原告是所签的能力,因此被告没有责任,而第三人伪造材料获得工商登记,存在欺骗行政机关获得该股权公示的情形,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让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也正体现了诉讼费用的制裁功能。

再次,由第三人承担诉讼费并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负担。但对于败诉如何理解需要考虑法院判决对当事人权益的影响,在本案中,撤销的是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但影响最大的却是第三人,因此真正败诉的是第三人而不是行政机关,让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并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

最后,由提供虚假材料的第三人承担诉讼费用能起到较好的引导作用。对于不诚信的当事人要进行惩处,保护诚信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应是法院在案件中审理中应当做到的,在诉讼案件中让提供虚假材料的第三人承担诉讼费用有利于社会诚信机制的构建。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