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传真
失信 失掉的不仅仅是信用(2019-7-18《吴江日报》)
  发布时间:2019-11-18 15:34:20 打印 字号: | |

昨天,记者从吴江区人民法院了解到,这些在公众号上曝光的失信人员,往往真实所欠款项不止几百元,而是背负了很多欠款。正好因为其中一项“几百元”的债务被起诉且被申请了强制执行,被执行人就上了 “黑名单”。

这些失信人员到底是怎么产生的?为何有人一不小心就成了“老赖”?失信对日常生活会造成什么影响?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轻 视 法 律 

吴江被执行人数量居高不下记者从吴江区人民法院得到一组数据:2016 年失信新发布 3313 人、1332家企业,屏蔽1217人、109家企业;)2017年失信新发布3506人、1336家企业,屏蔽1026人、431家企业;2018年失信新发布4740 人、企业 1979 家,屏蔽 88 人、277 家企业;2019年上半年失信新发布2215人、企业986家,屏蔽404人、165家企业。

可以看出,近年来,法院受理的案件数持续增长,需要进入强制执行程序的案件同步增长,而每年取消失信的案件却不多。“这种情况一方面是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因为有部分被执行人既不自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也不配合法院的执行工作,拒不申报财产,法院虽然采取了查控等强制措施,但未能执行到财产,也不掌握相关的财产或执行线索,只能终结本次案件的执行程序。”吴江区人民法院审管办主任庾向荣分析道。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为促使被执行人自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法院依法将具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或者抗拒执行、规避执行的,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向社会公布,将其列入征信系统,让失信被执行人不仅不能高消费,而且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受到限制,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信用惩戒。

“失信被执行人数量居高不下,说明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任重道远。随着信用惩戒体系的逐步完善,以及法院强制执行的力度加大,失信被执行人的日子将越来越难过。”庾向荣说,比如对财产的查控,范围越来越广,速度越来越快,被执行人躲避抗拒执行的空间越来越小。再比如限制出境、临控等执行措施的实施,被执行人将寸步难行,无处可逃。因此,法院正告失信被执行人应当自觉履行义务,积极配合执行才是正道,否则将付出更大的代价,甚至被追究拒执的刑事责任。

忽 视 信 用 

欠缴水费也会上“黑名单”失信的原因有很多,涉及的标的金额有大有小,但也有人因为生活中的小事被告上法庭,这些小事将被记录在个人信用档案里。今年5月1日起,央行新版个人征信系统正式上线,除了对个人信息和不良信息记录越来越详细外,还把日常行为当作个人征信优劣的参考。日常生活中的电信业务缴费、自来水缴费、欠税、民事裁决、行政处罚等,这些非借贷信息也被纳入征信记录,成为金融信贷部门判断个人诚信的依据。

记者从吴江华衍水务有限公司了解到,吴江就有居民因拒缴水费上了失信名单。

此前,吴江某小区部分居民长期拖欠水费,吴江华衍水务通过民事诉讼,维护公司合法权益。随后,大部分居民按法律判决缴清水费,只有1户居民拒不履行判决。

吴江华衍水务就与该用户发生的供用水纠纷,向吴江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2015年6月12日,法院下发判决书。判决书中,法院对该用户12599.50元水费予以认定。判决书要求该用户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清,并偿付上述金额自 2014 年 7 月 4 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银行同期同档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但执行未果。2017 年 10 月 17 日,吴江区人民法院以该用户“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情形,将其纳入失信人名单。后来,该居民在失信的压力下还是缴纳了水费。

“欠缴水费被告上法庭的情况其实并不常见。”江苏简文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振宇说,比较常见的是公司法定代表人向银行借款,或者通过民间借贷的方式借钱,后因为运营碰到问题,资不抵债,没有偿还能力,债权方通过民事诉讼追回款项。

除此以外,还有租赁房屋而产生纠纷,租客未履行法律文书确认的义务被纳入黑名单的案例。“一家上海的企业和房东签了三年租赁合同,租了一年后自行违约,房东起诉要求支付违约金,企业一直没有给。法定代表人被纳入失信名单、限制高消费后,该企业至今没有履行,黑名单也一直没有解除。”吴江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黄云斌说。

精 准 曝 光

 让失信者无处遁形了解,吴江对于失信人员的曝光力度不断加大。一开始,失信人员名单只在吴江区人民法院的网站和门口公布。2014年起,吴江区人民法院陆续与各个媒体平台达成合作,在遍布全区的315块大屏上滚动播出失信人员执行公告,同时在电视台也定时滚动播出,在报纸上刊登。2016 年,吴江区人民法院推出公众号,开始在微信上曝光。此外,吴江区人民法院还在轨交等公共场所投放硬广。

“因为现实原因,失信人员名单无法推送到每个人手上,但通过联动其他媒体平台,可以得到更好的曝光效果。”吴江区人民法院的一名工作人员说,2014年,最高院设立了“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公布与查询平台”,将失信名单向其他各部门推送,普通人点开网站就可随时查询。逐渐加大的曝光力度,让失信者无处遁形,对于吴江本地要面子的“老赖”,作用更甚。2019 年 2 月 14日,费某因欠款2万多元,被告上法庭,后法院要求在限定时间内还款,但费某并未履行,最终被拉入了“黑名单”,在LED大屏上滚动曝光。名单曝光后,被费某父亲的朋友看到,他将看到的曝光信息转达给费父,费父就立马将这笔钱还清了。

黄云斌表示,在LED大屏和微信上曝光的威慑力很大。“其实费某的欠款并不算多,但他一直拖着迟迟未还,最后上了失信名单,不但会被实施信用惩戒,更重要的是,还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各种不便,对他的名誉也有很大的损害。”黄云斌透露,当时费某正准备相亲,家里人看到他上了失信名单急成了一锅粥。除了银行贷款、民间借贷,网络贷款引发失信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这些失信被执行人很多都还是孩子,缺乏自制力,无法量力而行。“他们进行大笔的奢侈性消费,拆东墙补西墙,被银行等金融机构起诉到法院,造成恶劣的影响。”周振宇说,年纪轻轻就当上“老赖”,其负面影响和传播力还是很大的,学校、家人被告知后,更是无处可逃。

限 高 消 费 

与失信曝光相辅相成很多网络平台宣传“守信”时,都会提到一个概念——限制高消费,并且,将这个概念与“黑名单”等同,其实两者是不同的规定。黄云斌对此进行了解释。“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都是对被执行人采取的惩罚措施,只有在案件执行阶段才能采取,并且,两者都具有公开性质。”黄云斌说,判断两者的标准在于:被执行人是不是主观上不愿履行义务。失信人通常被称为“老赖”,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是因为被执行人具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但“限制高消费”不同,只要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限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原则上就可以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很多情况下,这两套规定是相辅相成的。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是一套软性措施,而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是一套硬性措施。”黄云斌说,如果被执行人确实没有履行能力,但主观上并没有消极履行、规避执行、抗拒执行等恶意,其可能被法院“限制高消费”,但是不会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如果被执行人已经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则法院应当对其“限制高消费”。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与中央文明办、公安部等部门会签了《“构建诚信、惩戒失信”合作备忘录》,与其他部门共同限制失信被执行人高消费,并采取信用惩戒措施,包括禁止乘坐飞机、高铁,限制在金融机构贷款或办理信用卡,失信被执行人为自然人的,不得担任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限制高消费,是惩罚失信被执行人的一把利剑。

在各项规定里,对被执行人日常生活影响最大的,是无法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我经常接到电话,被执行人声称家里有事或者为了工作要去外地,因为被限制了高消费,无法购买高铁票,他们一再表态,会近期全部履行义务。”黄云斌说,这些措施协调打通并融合了国家多部门对“老赖”的统一阻击,让“老赖”寸步难行。

“想要取消限制高消费或从失信名单中被剔除,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履行法院规定的全部义务,一种是和申请执行人和解。”黄云斌说,他曾承办过一个案件,被执行人暂时无履行能力,迫于限制高消费带来的极大不便,被执行人积极与申请人磋商,取得信任,最终双方达成和解,申请人特申请法院解除对他的限制高消费措施。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