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笠泽文苑 > 文学作品
法官手记|用温情挽救濒临破碎的家庭
  发布时间:2020-10-16 16:27:49 打印 字号: | |


法官手记


用温情挽救

濒临破碎的家庭







威严与温情同在

是我心中法官最美的样子



初为法官,在案件办理中,为当事人寻找到最合适的问题解决方案,而不是生硬地给出一纸判决,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

小宋和小李是一对小夫妻,两人离开老家河南,来到吴江汾湖打工。丈夫小李积极进取、为人和气,老家又有勤劳的婆婆帮忙照顾儿女,年轻的妈妈小宋虽然每天都非常辛劳,但仍觉得日子过得很敞亮。

但是好景不长,就在来到吴江打工的第二个年头,厄运降临到了这个小家庭头上。

2018年的一天傍晚,还在上班的小宋接到了丈夫小李的电话,小李说要跟同事小聚一下喝个酒,让小宋下班后去同事的出租房里接一下自己。晚上八点多,小宋便开着自家的面包车去接丈夫。小夫妻俩和搭便车的小韩都上了面包车,由妻子小宋开车。路上,三人还顺便下车去买了夜宵在车上吃。当时,小李坐在驾驶位正后方的后排座上,而小韩则坐在副驾驶座位。三人吃好后,小宋继续驾车行驶。途中,小宋突然听到有东西摔到地上的声音,停车才发现左侧后门开着,丈夫小李竟掉在了马路中间!小李被送至医院抢救,后因抢救无效死亡。

事发后两年,小李的母亲将小宋告上了法庭。儿子死亡, 婆媳二人本应互相照应共同支撑家庭,但婆婆突然因为儿子两年前的死亡起诉儿媳,我猜想其中必定有隐情。

案件到我手里后,我请教了几位有经验的法官前辈,大家都认为用调解的方式解决这起矛盾,能够取得较为良好的社会效果。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我还是希望这个困顿的家庭能在司法温情的糅合下找到出路。

看了小宋的身份信息后,我发现她刚满三十岁,还很年轻,很可能会有另组家庭的想法。为了验证我的猜想,在诉前调解阶段,我通过电话分别向两方当事人了解案件背景情况。果不其然, 激发当事人之间矛盾的导火索便是小宋有了新恋情。本应在外打工的儿媳,竟然带了新认识的男朋友到家里居住了一个多月!这件事深深刺激到了婆婆和小姑子,她们不能容忍小宋带着别的男人回家一起生活。于是婆婆把儿媳起诉到了吴江法院,要求儿媳赔偿损失共计40余万元,婆婆还把小宋的女儿一起列为原告,要求与小宋分家析产。

婆婆希望通过起诉让儿媳认识到自己对丈夫的死亡存在过错,进而从家中搬离;儿媳则反映婆婆联合小姑子逼迫自己搬出宅基地房屋,还阻止自己与女儿见面。在电话里,婆媳双方都是声泪俱下,控诉着对方。小宋明确表示不会离开自己的孩子,儿女们长大成人以后她才有可能离开,婆婆和小姑子也是态度强硬不肯让步。诉前调解几度不成,我一度焦头烂额,不知道从哪里入手。

仔细分析后,我总结出调解难点在于案件背后的居住权、小孩抚养、财产分割等问题,我搜集了江苏省尤其是苏州中院类似的案例。

在诉讼阶段,双方当事人到庭后情绪依旧十分激动。在双方的言语背后,我感受到了当地村组织及村民对本案的态度,被告小宋的律师都是村委会花钱为她请的。在与双方的家族长辈通话中,我更加感受到了强烈的民意倾向。我让双方敞开心扉,诉说自己的想法,表达自己的诉求。我耐心听着原被告双方不停倾倒的“苦水”,安慰、引导、释法、建议,尽力抚慰着这对声泪俱下的婆媳。

我心中明白,对于双方都居住在河南老家的当事人,村组织或者家族长辈的调和比位于外地的法院来说,更能对症下药。于是,我在调解结束前,又给当地村贤通了一次电话,希望其能参与到案件的调解中来,村贤给予了积极配合。后来,原告主动给我打电话,称经过多番考虑,自己愿意撤诉,孩子也已经送还给儿媳抚养。而最终,被告小宋答应其不在现在这个宅基地房屋内“招女婿”,继续为这个家庭付出,承担起应尽的责任。我嘱咐小宋要好好生活,团结家人力量,一起面对困难。

我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联合当地村贤力量,挽救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回想整个案件的处理过程,我欣慰而又感慨。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