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法院动态
司法力度,温暖了这个寒冬
作者:李爱秋  发布时间:2022-01-06 17:11:20 打印 字号: | |

 “同志,我们做保洁真的很不容易,赚点辛苦钱还拿不到手,希望法院能帮帮我们!”电话那头传来生涩的普通话,上了点年纪的阿姨情绪很激动。

阿姨原本和另外15名同事一起受聘于某人力资源公司,在黎里镇某小区从事保洁、绿化工作已经一年有余了。2021年7月底,这家人力资源公司突然撤走,这让阿姨们措手不及。这一个月还没到手的工资怎么办?16名保洁阿姨与人力资源公司周旋了4个多月,一直沟通无果。万般无奈之下,阿姨们一纸诉状将人力资源公司告到了吴江法院汾湖法庭。

“我们每个月工资虽然只有2000多,但也是血汗钱啊!”阿姨的愤愤不平在我耳边不断回荡,我脑子里都是她们在数九寒天、酷暑三伏、狂风暴雨和烈日高温中辛勤工作的场景。

临近年关,阿姨们都翘首期盼早点拿到辛苦钱。为了尽快帮助16名保洁阿姨要回工资,与她们沟通后,汾湖法庭迅速启动了诉前调解程序,我负责协助法官处理这批案件。我火急火燎地联系这家人力资源公司,但是负责人态度比较傲慢,表示自己不会提供送达地址,也不怕阿姨们走诉讼程序。首战未捷的同时,我明白这是遇上了拖欠工资的老手了。考虑到阿姨们文化程度不高,诉讼能力极其有限,被告又如此不配合,我认为诉讼程序不是最合适的解纷方法。我和承办法官一起迅速整理思路,分析案件证据的完整度,并与区检察院取得联系,希望他们能支持起诉。

检察院积极回应了我们,指派了检察官参与起诉。经过反复沟通,人力资源公司同意委派员工到汾湖法庭处理纠纷。我本以为可以松口气了,没想到调解当天,人力资源公司代表强硬地要求给每名阿姨都扣除500元工资。气愤的阿姨们自然不愿意接受这个方案,调解工作陷入僵局。

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这16名保洁阿姨在本该含饴弄孙的年岁起早贪黑地工作,如今还在为2000多元的工资愁苦,我百感交集。第二天一上班,我立即与承办法官和检察官再次沟通案情,随后耐心劝说人力资源公司,同时严正地告知其拒不支付工资的法律后果。司法是威严的,法律不容许任何人蔑视。人力资源公司最终同意全额支付保洁阿姨们的劳务工资,并通过在线平台签署了调解协议。人力资源公司签完字的那刻,我长舒了口气。

寒潮来袭,低温无法冻住阿姨们挂在脸上的微笑。当一名不会写字的阿姨在调解协议上盖完手印,对着协议左看右看,似乎想确认是否真实时,我忍不住开心地笑了。

法院的效率与善意,可以直接向群众传达司法为民理念,让他们切实感受到法治社会里的幸福感。虽然在前期调解过程中,感谢的话语阿姨们说了好多次,但这天的一声声“谢谢”,直击我内心最深处的湖水,泛起了无数美丽的波澜。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