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案件快报
保护身边的“她”
  发布时间:2022-03-08 15:20:16 打印 字号: | |

近年来,吴江区法院高度重视妇女权益司法保护工作,坚持立足审判职能,始终筑牢权益防线,努力促进家庭和谐稳定。我院主动联合部门和基层社会组织力量,积极开展调解工作,有效缓和家庭矛盾;对未能调处的纠纷,针对当事人举证能力相对欠缺的情况,通过依职权调查及委托社工组织开展社会调查相结合,在充分查明案件事实的基础上,依法公正高效作出判决。在“三八”妇女节来临之际,我院选择五则妇女权益保护典型案例予以发布,增强妇女群众自我保护意识,营造良好法治氛围。

 

 

案例一:遭受家暴,可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许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案情简介】

许某与丈夫韦某于2007年结婚,经常因家庭琐事争吵,甚至发生肢体冲突,许某在2015年至2021年间多次报警,后均调解处理。2022年1月,许某因遭受家庭暴力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法院审核相关证据后认为,申请人许某确有遭受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依法出具民事裁定书,禁止被申请人韦某对许某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被申请人韦某骚扰、跟踪、接触许某及其相关近亲属。

【典型意义】

家庭成员之间应当相互帮助关爱,和睦相处。若遭受家庭暴力,应提高权益保护意识,勇于突破“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观念,及时报警或向相关部门寻求帮助。注意保留遭受暴力的证据,如遭受暴力或暴力威胁的短信、微信记录,相关录音、视频,受伤或财产被损坏的照片等。遭受人身伤害的应及时就医,保留就诊记录,必要时可作伤情鉴定。向公安机关报案的,应详细陈述遭受暴力情况,以便公安机关形成笔录。上述材料均可作为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相关证据。

 

 

案例二:离婚后生活困难,经济帮助来保障

——赵某与潘某离婚纠纷案

【案情简介】

2007年,赵某与妻子潘某登记结婚,二人系重组家庭。婚后双方之间未能建立良好感情,赵某曾在2020年起诉离婚,后撤回起诉。2021年,赵某表示撤诉后双方矛盾并未缓解,无和好可能,又提起离婚诉讼。庭审中,潘某表示同意离婚,双方婚后无共同财产可以分割,但因婚后被诊断患有癌症,且无固定收入,生活陷入困境,希望赵某从经济上予以帮助。法院审理后,考虑到潘某的病情和后续治疗,及赵某的经济能力等情况,判决赵某与潘某离婚,赵某一次性给予潘某经济帮助2万元

【典型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条规定,离婚时,如果一方生活困难,有负担能力的另一方应当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离婚救济制度是以尊重夫妻双方人格独立和平等,致力于保护弱者利益为出发点,以有效实现损害与救济之间的平衡为宗旨设立的制度。该项制度的设立不同于夫妻间的抚养义务,而是为保障婚姻关系解除后困难方的生活需要所规定的保障措施。本案中判决赵某给予潘某一定的经济帮助,不仅有利于离婚纠纷的圆满解决,实现对婚姻自主权的保护,同时也有利于防止因离婚导致一方生活窘迫产生不安定因素,从互助互爱的角度对弱势方特别保护,妥善解决婚姻纠纷。

 

 

案例三:丈夫擅自将大额财产不当赠与异性,妻子可要求返还

——徐某与岳某赠与合同纠纷案

【案情简介】

刘某在与妻子徐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岳某关系暧昧,通过微信向岳某转账9万余元。徐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刘某的赠与行为无效,并要求岳某返还赠与款项并支付利息损失。法院经审理认为,刘某赠与岳某的财产系其与徐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夫妻共同财产,刘某的赠与款项数额较大,既非日常生活所需,又未与徐某平等协商,属于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损害了徐某的权利,应当认定为无效,故依法判处岳某返还徐某9万余元,并支付相应利息损失。

【典型意义】

 夫妻对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夫妻共同财产是基于法律的规定,因夫妻关系的存在而产生的。在夫妻双方未选择其他财产制的情形下,夫妻对共同财产形成共同共有,而非按份共有。根据共同共有的一般原理,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对全部共同财产不分份额地共同享有所有权。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处分夫妻共同财产时,应当协商一致,任何一方无权单独处分夫妻共同财产;如果夫妻一方超出日常生活需要擅自将共同财产赠与他人,除第三人构成善意取得,否则这种赠与行为应认定为无效。本案确认丈夫的处分行为无效是对妻子权利的保障,有利于加强对婚姻中妇女权益的保护,形成良好社会导向。

 

 

案例四:居住权保障老母亲安度晚年

——钱某甲与钱某乙赡养费纠纷案

【案情简介】

老太钱某甲年近七旬,2011年老伴过世后一直与儿子钱某乙共同生活,但儿子在2018年将老宅推翻重建后将母亲赶出。钱老太因身患高血压、糖尿病,希望儿子支付赡养费却遭到拒绝,后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其在翻建的房屋享有居住权,并要求儿子每月支付赡养费。法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钱某乙意识到错误,最终经法院调解,钱某乙确认母亲对房屋享有居住权,并同意承担母亲生活所需用品、水电费及医疗费等费用。

【典型意义】

“百善孝为先”,子女赡养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同时也是公民应尽的法定义务。一切有经济能力的子女对丧失劳动能力、无法维持生活的父母均应当予以赡养。本案中,钱老太年事已高,虽然儿子提出母亲的某些行为让其无法接受,但各人生活习惯各异,家庭成员之间应当尊重、包容,形成敬老爱幼的良好风尚,维系好家庭关系,保护未成年人、妇女、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案例五:离婚协议中的约定应诚信履行

——李某与张某离婚后财产纠纷案

【案情简介】

李某与丈夫张某于2018年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约定二人名下的房产归李某所有。离婚后张某不愿配合李某办理过户手续,李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张某协助其办理过户手续。案件审理中,张某表示愿意配合,但要求李某返还其之前归还的房屋贷款。法院审理后认为,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对案涉房屋的分割所作约定系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强制规定,该约定从成立时起具有法律约束力,张某应按离婚协议约定履行,故依法判决张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协助李某办理权属变更登记至李某名下。

【典型意义】

离婚协议是关乎人身和财产权利的特殊协议,与《民法典》第六百五十八条第一款“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之规定不同,离婚协议中的赠与人为换取另一方同意协议离婚而承诺履行过户义务,是对双方婚姻关系和财产分割等达成的一致意见,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应当诚信履行。本案中,张某要求李某归还婚姻存续期间归还的房屋贷款,但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并未涉及,且婚姻存续期间的还款亦为双方共同财产的还款,不应由李某承担返还义务,故法院依法作出以上判决。


 

 

 
责任编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