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鲈乡法韵 > 法官手记
保守而自由,以“工匠精神”探求法律真实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22-08-04 17:07:52 打印 字号: | |

    证据形式裁量主义抑制着法官主观随意性,但免不了以牺牲发现客观真实为代价。证据自由裁量主义,虽有异化之虞,却可能使裁判结果更趋向于客观真实。法官的思维不应拘泥于形式,而应在保守与自由之间寻求微妙的平衡。法官既要尊重司法中立性、被动性,遵循三段论演绎推理,也应积极作为,尽最大努力探求真相,使法律真实更为贴近客观真实,增强裁判接受度。


【一颗“天价”痣】

    “借条肯定不是我写的,我要求笔迹鉴定!”被告李某嚷嚷着。这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案情较为简单,李某多年来陆续向王某借款,已陆续归还部分本金和利息,双方最后一次对账形成一份1000万元的总借条,并当场撕毁了原始借条。

    由于李某否认借条真实性,王某补充提交了一份李某写借条时的照片。李某称,照片没有拍到正脸,不是其本人,坚持要求笔迹鉴定。经严肃释明虚假陈述的法律后果,李某依然言之凿凿。

    我深知,笔迹鉴定准确程度比较依赖检材与比对样本的质量,即便能够得出明确的鉴定结论,也需耗费大量时间、支出鉴定费用。法谚云:迟到的正义非正义。信息化时代,以效率优化诉讼体验,让当事人切实体会到快捷、经济、便利,是司法应当给出的人文关怀。避免过于依赖鉴定、突破“以鉴代审”误区,也是法官独立行使裁判权的应有之义。

    如果不鉴定,要确认借条的真实性,是否有更高效快捷的途径?我仔细查看着照片。这张照片拍摄于夏季,一名中年男子身着蓝色短袖T恤,正埋头往一张借条上签名,借条内容清晰可见,与王某提交的借条完全一致。如此清晰的照片,假设该男子体貌特征有特殊之处,岂不是一比对就能确认?我突然发现,照片中男子左手臂上,竟有一颗较为显眼的痣!

    “李某,照片中男子左手有一颗痣,既然你说不是你,现在请你把左手衣袖撩起来,展示一下你的手臂。”法庭上,我严厉询问李某。果然,李某撩起衣袖后,一颗痣赫然在目。

    “李某,请你再确认一遍,照片中写借条的人究竟是不是你?”在不容抵赖的证据面前,李某顿时没了底气,只得承认道:“是我,我不鉴定了……”

    谁也没想到,一颗小小的痣,竟成了最关键的证据,使这起标的高达千万的案件一锤定音。李某也因扰乱诉讼秩序,被顶格处以司法罚款十万元。


【四张假借条】

    寻找具体要件事实时,按照证明责任法则,法官可以根据负有要件事实证明责任的当事人一方证明任务完成情况,直接作出是否支持诉讼请求的裁决,“证明责任法”被视为“三段论法”的补充。简单证据暗藏玄机,毫不起眼细节里的蛛丝马迹,一定会被执着探寻的人看见。

    朱某起诉要求马某返还借款56万元,提交了银行流水和四张借条。马某表示从未发生借款事实,其挂靠朱某的公司承揽工程,转账记录是朱某转交的工程款,借条则是朱某利用其签名的送货单伪造。朱某则称,借条确实是利用废旧的送货单书写,但其书写正文后,马某看过再签名确认。

    借条签名真实、转账事实存在,是否就能确认借贷合意与交付事实了呢?四张借条颜色各异,均由送货单裁剪而来。

    对四张借条逐一观察,异常情况引起了我的注意。第一份借条,纸张两端均有光滑平整的切口,系由锋利工具精心裁切所致,与朱某所说“随手在马某车上拿了一张送货单写成借条”不符。正文为朱某笔迹,左下方签名为马某笔迹,两者之间有一道黑色弧线。如果弧线属于借条的一部分,因其处于正文与签名之间并且横穿部分正文,意义不明;如果弧线属于原送货单,则结合其位置可推断为“以下无正文”之意。细看之下,这道黑色弧线下隐藏着一条经复写留下的蓝色弧线,其中前半段被黑色弧线覆盖,由于黑色弧线运笔生硬、中途分叉,蓝色弧线的后半段未被覆盖。显然,黑色弧线系事后描画,有刻意掩盖蓝色弧线的迹象,而蓝色弧线可能表明其下方的签名是马某以收货人身份所签。第二份借条有徒手裁开的痕迹,中部有S型弧线,该类弧线在送货单上一般位于正文下方空白处,代表“此处无内容”,弧线下方则由收货人签名。但借条正文分布在S型弧线两侧,马某签名恰好位于S型弧线右下方,表明该借条可能系从马某签名的送货单截取……通过观察分析,我推断四份借条可能系变造。

    进一步探求,疑点越来越密集。首先,挂靠关系中朱某具备取得马某签名送货单的便利条件,但朱某刻意否认挂靠事实,可能是为了掩饰借条来源。其次,朱某的银行流水中,向他人出借的款项均备注“借款”,唯独转给马某的钱备注为“马某的款”。再次,马某曾多次起诉朱某讨要工程款,但朱某从未提及借款一事,也未主张相互抵销。在本次起诉前,朱某早已单方面拉黑马某的微信号,与一般债权人极力向债务人催讨的常态明显相悖。最后,银行转账记录与借条相比对,初看金额完全相符,但最后一笔5万元转账下方有“冲销”字样,即该笔转账并未成功。交付金额比借条金额少了5万元,朱某不能作出合理解释。因此,朱某很可能是直接根据银行流水炮制借条,忽略了“冲销”记录。

    朱某无法举证证实存在民间借贷关系,我驳回了其诉讼请求。判决生效后,我将朱某涉嫌虚假诉讼罪的线索移送公安机关,现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


【一揽子调解法】

    王某甲持股权转让合同、债权转让协议、债权转让通知书,起诉要求孙某、顾某支付股权转让款32万元。王某甲称,其与转让人王某乙系叔侄关系,王某乙结欠王某甲借款,且有转账记录,故以债权转让的方式清偿。庭前证据交换期间,王某甲、孙某、顾某达成了分期付款的调解方案。

    但在询问时,我侧面了解到王某乙曾交通肇事,后又犯盗窃罪,现在外省某监狱服刑。关于交通事故,王某甲称王某乙已经赔偿完毕,其不了解细节。对于王某乙服刑地点、刑期等,王某甲顾左右而言他。王某甲与王某乙之间的亲属关系、王某甲躲躲闪闪的态度、债权转让发生于取保候审期间的事实,引起了我的警觉。盗窃罪可能涉及退赃退赔、罚金,交通事故赔偿可能尚未了结!调解的前提是债权转让协议不损害第三人利益,必须先查明事实。

    经检索查询,我发现王某乙曾醉驾逃逸,保险公司赔偿伤者后,法院判决王某乙支付保险公司12万元,但王某乙未履行。于是,我主动通知保险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如何快速向外省法院了解刑事判决内容?如何与外省监狱对接安排王某乙应诉?我辗转与相关工作人员取得联系,一一破解这些摆在面前的难题。因为疫情原因,在异地服刑的王某乙无法亲自参与诉讼,在监狱协助下,王某乙书面委托其兄长代为应诉。

    我了解到,王某乙被判处罚金3万元、退赔被害人5万元但未履行,现已在外省法院立案执行,执行法官尚未掌握财产线索。我想,如果王某乙将债权全部转让给王某甲,则意味着他无法缴纳罚金和退赔款,必将损害国家及被害人的利益。如果一揽子调解,由被告孙某、顾某直接将第一期股权转让款付到执行法院,第二期款付给保险公司,剩余款项付给王某甲,岂不两全其美?于是,我将这一设想告知了外省法院执行法官。很快,外省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如期而至。

    为进一步确认王某甲对王某乙债权的真实性,我特地到王某乙的开户银行调取交易流水,证实王某甲当初汇入的款项已经被王某乙用于公司经营。

    调解过程并不轻松,王某甲及其律师起初并不同意调解,我耐心释法明理,王某甲逐渐认识到一揽子调解的好处,也接受了这一方案。

    纠纷终于划上圆满的句号,外省法院刑事罚金得以缴纳,刑事被害人损失获得赔偿,保险公司债权得到保障,王某乙可凭缴纳罚金和退赔款的证据向有关部门申请减刑,王某乙出狱后也将继续清偿对王某甲的债务。

    回首大量调查取证、与外省法院和监狱沟通的过程,的确十分艰难,但如今一切辛劳都有了意义:我找到了最优解!


    法律是一门古老而威严的艺术,法官则是从事这项神圣艺术的工匠。年复一年,在用心打磨一个个案件的过程中,我对工匠精神有了自己的定义:是一丝不苟的细致、是追求完美的执着、是忠于职守的敬业……每一次裁判都要符合内心的道德评判,既让法官心安理得,又能为各方当事人所信服,更能为社会和时代所接受,是法官作为充满良知和智慧的“司法工匠”的追求。“技可进乎道,艺可通乎神”,愿以匠心守初心,绵绵用力、久久为功,践行“人民法官为人民”的铮铮誓言。


 
责任编辑:研究室